阅趣轩 > 其他小说 > 大明佛 > 大明佛第五百零二章 吹破皮

第五百零二章 吹破皮

您正在阅读作者:凤凰山下汉丰湖写的其他小说小说《大明佛》第五百零二章 吹破皮

  雪纷飞,将湖面破洞复又填满,连着一些泥,许多的气味,化作了冰。

  悟虚在湖心底,一动不动,如枯骨。

  一时间,时间好似停止。

  只是这枯骨,许久未能生长。悟虚多番尝试,也未能令自己肉身复原。若是凡俗之人,那蛇妖的一身灵气乃至其魂魄神识,经由《浊世青莲普度众生大法》度化之功,早已足矣;但,悟虚是真人修士,肉身不但受过净水洗涤,又专门修炼过《金刚不坏藏》,一遭被业火毁去,却是极难修复。

  八思巴、元法大师联手传下的《业火琉璃诀》,虽也是以业火淬炼肉身乃至神识,但淬炼和焚灭,却是有天壤之别。只能是,以后遇此类似情况,可以稍加转化而已。唯一可以借助的,便是那《浊世青莲普度众生大法》。确切地说,便是以其为基础,将修士度化,度化为这天地的本原,就好比挫骨扬灰,化作养料,,然后再以秘法,好似酿造黄泉酒一般,还复肉身。

  说到底,便需要更多的蛇妖;说到底,便需要更多的杀伐,掠夺,以为己用。除非,还有别的办法或者天材地宝。

  想到此处,悟虚不由又想到了自己先前度化蛇妖,于其神识中窥探到的一些记忆中的秘密。

  此蛇妖,乃是妖族中蛇族的三公子,名沈青,本体乃是青鳞勾魂蛇。一日出行,偶遇九叶青莲灯碎片,发觉这碎片正好可以克制其主修的灵蛇冲天法门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是便留了下来,潜心修炼。

  这且不说,悟虚还从沈青的记忆中得知,不久便会有一场秘密而盛大的交易会,地址似乎也不远。这大概,也是他留在这里修行的原因之一吧。这几日,悟虚冥思中,也感应到天赐湖上空,不时有修士,一飞而过。

  秘密而盛大?那么自然有许多类似沈青这样的了?倒是可以多度化几个。更何况,这交易会上,似乎便有几样能够重塑修士肉身的宝物。只可惜,具体的名字,沈青的神识中却没有。

  如今这样子,总不好就这般回慈恩寺去见人,倒不如去闯闯这个秘密交易会。悟虚如是想着,缓缓地从湖底浮了上去,骨手一挥,击破冰封,升了上去。却不想寒鸟惊飞,灵猿奔逃。

  悟虚摇摇头,自己这般模样,莫说回慈恩寺,无论走到哪里,恐怕都有点邪魔外道,瘆人得很,说不得要求不要太高,先恢复一具普普通通凡俗之人的血肉之躯罢了。

  想到此处,悟虚便施展神通,激飞而起,弹指一挥,飞鸟落地,灵猿扑道,将周围的有些灵性的畜生,打了回来,然后烤着吃。除此之外,悟虚又下湖摸鱼,上山采果,乃至花花草草,当然还有天地间那一丝丝不知从何处逸出来的灵气。

  如此这般,过了数日,悟虚便又有了一副皮囊,再套上一件长衫,便亭亭玉立在天赐湖上。只是,因为杀生造业的缘故,在那《浊世青莲普度众生大法》的消解下,依然残存些许阴森鬼气。咋一看,多半会被当作一名鬼道修士。这也正好。不然,何以行走于修士之间?

  悟虚便如此模样,按照沈青神识中的信息,朝北飞去。

  玄阴星,大周之外,六大宗门,分布四周,格局却是和庐山六峰极其相似。妖族在西北,正西处则是佛门势力范围。那秘密交易会的地址,却在妖族和佛门交界某处,叫做万兽谷的地方,离天赐湖约莫三日路程。

  途中,’悟虚没有隐身于法界,只为多获取些信息。果不其然,这场秘密的交易会比较盛大,悟虚不时可以看到,有修士三三两两地也朝着那目的地而去。悟虚有心上前结交攀谈一下,好打探些消息,但这些修士都很警惕,似乎个个身怀重宝似的。悟虚只得作罢,也冷着脸,袖手独行。

  约莫一日一夜,那目的地,便快要到了。沈青的记忆里原本应有此地名,但悟虚初次出手,行那“度化”之事,没那么精细,以至于悟虚从其神识中只得到一个洞字。好在,已经有不少修士陆续从悟虚周围经过,进去。悟虚竖着耳朵,总算知晓前方乃是麒麟山,那交易会的地方便是在其中某处山洞中,名曰修市洞。

  修市修市,修士市场,倒也言简意赅。悟虚心中暗想着,=不紧不慢地跟着前面的修士,飞那修市洞口,然后学着取出自那沈青处得来的入场凭证,亮给洞口守卫看。这入场凭证,悟虚也曾探查过,不过是一片黄金刀币。但此刻,这黄金刀币,却悟虚亮出来之后,升起一道亮光,亮光流转,幻现处一副图案。倒好似悟虚前身后世的那些花里胡哨的高科技一般。悟虚遂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不出所料,进去之后,果然别有洞天。这里面,好似一座城。悟虚转了一圈,发现似乎都是高消费,吃喝玩乐,比外面贵上了好几倍。当然再贵,也有人消费。悟虚却是觉得这似乎是赤裸裸地抢劫,反正自己只为那几件能够为修士恢复肉身的宝物,到时候还不知道成不成,或许只能看上一眼,除此别无所图。是以,悟虚便学着那些囊中羞涩之辈,随意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只待届时交易大会正式开始。好在交易会背后势力很是财大气粗,修市洞中的灵气倒是弄得甚为充足。这也是为何普通“穷”修士,明明知晓洞中物价奇高,却还提前进来,原来是可以薅羊毛。

  悟虚虽然端坐在地,却自然也不能真正入定内视或修炼,反倒是要暗自留意周围。一会儿功夫,悟虚便又发觉,周围的那些或坐或站的“穷”修士,纷纷摆起摊来,只不过没有那么多叫卖声罢了。各种带着灵气的稀奇古怪之物,琳琅满目,却都让悟虚不免有跳蚤市场之感。这个也是自然,就算他们有那些珍稀之物,也不会在此刻拿出来。但既然要摆摊做生意,便也颇有些实用或应急的东西。渐渐地,这气氛便热闹了起来。这大概可以算作随后的正式的交易会的预热。

  悟虚心中益发地对这交易会背后势力好奇和忌惮起来,又想着是不是自己也要摆出些东西来,参与一下,也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地显得太过眼。想到此处,悟虚又感叹起自己功法修行以来可谓四大皆空,自己又在法界中无尊相观自在,寂灭法界,法界寂灭,许多的东西都已经被自己给“空”掉了。

  正在捉襟见肘之时,忽然一个童子来到悟虚眼前,躬身说道,“”沈前辈,我家主人有情。”

  悟虚心中不由一咯噔,随即又明白,这是有人把自己误认作沈青了?自己只不过穿了身沈青的普通长袍而已,并无什么奇特之处,难道不能是同款?不过,既然有人将自己误认作乔装打扮的沈青,自己是不是可以难得糊涂,说不定还可以探听些消息,至不济也可以打打秋风,总好过在这里坐着蹭灵气,还要担着被人当作沈青而怀疑的风险。。。。。。

  于是悟虚犹豫了一下,便对着这童子微微点头,然后起身随其到了对面一处酒楼。不一会儿,那童子将悟虚引到一处竹门前,躬声禀道,“公子,沈前辈请来了。”

  里面顿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字一连串,浑厚又敞亮。紧接着,里面的人便说道,“快快有请,快快有请。”

  那名童子随即上前一步,轻轻把门推开些许,然后退后侧身,站在边上,恭候悟虚进去。

  悟虚皱着眉头,自己当时对付沈青,出手太急太快太干净,“超度”之际只是简单地从其神识中查看了沈青大致的个人信息,而门内之人明显和沈青很熟,自己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看来只能是随机应变了。悟虚迟疑了片刻,闪身而入。

  里面只有一人,或者一妖,或者再明确一点,是一猪妖。此猪妖,看气势修为也当是真人层级,除了耳朵还有点招风之外,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圆脸白白净净的,眼睛虽小却是亮晶晶的,一看就是一头精明的猪妖。

  这猪妖一边打量着悟虚,一边抬手请悟虚坐下,却还抿嘴二笑,“沈兄,为何如此改头换面?若不是,小弟我认得沈兄这身衣服,还真个也要被蒙过去了。”

  沈青这身青袍有何特别?悟虚直到现在也没发现。但此刻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悟虚板着脸,没有立刻答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哼了一声,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仅凭一件青袍便认定在下是沈青?说不定,这件青袍是在下杀了沈青得来的呢?”

  气氛顿时莫名一紧,那对面的猪妖两颗小眼珠,精光闪闪,像是要看穿悟虚的五脏六腑。

  哈哈哈,那猪妖又笑了起来,是那种有点假的强忍着的笑。又是哈字一连串之后,那猪妖方才似笑非笑地对着悟虚,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次有什么大买卖,居然让沈兄如此神秘莫测?”

  悟虚依旧一言不发。

  那猪妖见状,只得讪笑了两声,“先前我见沈兄改头换面混迹在街头,便知道沈兄有要事在身。这才是以才吩咐小的们悄悄将沈兄请过来一叙,想着若是沈兄需要帮手,在下不才却也可以勉强凑个数。。。。。这个,若是有不周之处,还望沈兄海涵啊。”

  悟虚脸色稍缓,轻轻地哼了声,然后看了看猪妖,徐徐说道,“朱老弟见笑了,哪有什么大买卖。沈某不过是最近在修行一门特殊的功法罢了。”

  这蛇妖沈青,本身便是天性阴冷。悟虚如此做派,倒十分逼真。那猪妖更是不疑,悟虚的沈青身份,只是对悟虚搪塞无大买卖之言嗤之以鼻,暗自盘算了下,复作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对悟虚说道,“沈兄既然如此说,那便罢了。不过,小弟这里倒是有一桩不大不小的买卖,不知道沈兄可有兴趣?”

  “没有!”悟虚干脆零落,说完这两个字便要起身,打算闪人。

  “且慢!”那猪妖急忙伸手,将悟虚拦住,圆脸上的神情一阵变幻,过了一会儿,复又沉声道,“实不相瞒,这桩买卖,有一二关节处,若是沈兄能够出手,哥几个的胜算便又大了几分。怎么样,事后还是老规矩,而且,上次沈兄多拿去的三颗养神丹,也两清了。”

  好一头狡猾的猪妖!这一句一句都是坑,是要逼自己说出“实情”?尤其是最后一句,还带着一丝威胁。恐怕自己若是说不出个大买卖,这猪妖便要当场翻脸,要想自己讨要什么三颗养神丹了。

  悟虚站在那里,斜斜地盯着他,也是沉声道,“这是在威胁沈某吗?”

  “岂敢岂敢。小弟怎么敢威胁沈兄您?”那猪妖见悟虚没有真的离去,便复又讪笑不已,连连赔罪,亲热地做势虚扶悟虚手臂,示意悟虚坐下。

  悟虚顺势坐下,沉吟片刻,冷声说道,“什么不大不小不清不楚的买卖?你先说清楚,休得诓骗沈某。”

  猪妖,两颗眼珠转个不停,“小弟怎敢诓骗沈大哥,不然方才不会贸然遣人相邀。只不过,这桩买卖,定然比不上沈大哥手头的大买卖了。”

  悟虚心中一叹,这沈青想来之前与这头猪妖等经常一起干些勾当,却害得自己现在要说一个大买卖出来。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眼下还说不得。”悟虚使了个拖字诀。

  那猪妖,小眼珠精光一闪,没有再继续追问,只笑着举起酒杯,“数年未见,小弟敬大哥一杯。”

  悟虚举起酒杯,轻轻饮了一口,便放了下来,“今日沈某还有事情要办,不能多饮。先这样吧,明日我自然会与你联系的。”说罢,便起身要离去。

  如同方才那般,猪妖又陪着笑将悟虚拦了下来,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不如也带上小弟我,好歹也有个帮手。”

  悟虚想了想,阴恻恻地对着猪妖说道,“交易会的宝库,你真的要一同前去?”所谓交易会,一般有几种交易模式,一种是自由摆摊的模式,一种是竞价夺标的模式,一种是要约悬赏的模式。一般而言,重头戏在于由交易会主持方拿出各类宝物·,让众参会者竞价夺标购买的时候。而这些宝物,所在之处,便是所谓的宝库。

  那猪妖一听,顿时心中一惊,一张嘴合不拢了,愣愣地望着悟虚,半晌,才喘着粗气,将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小弟没听错吧?沈兄要偷偷潜入宝库?这交易会据说是有通玄大修坐镇的。”说完,又立刻翻起白眼,瞪着悟虚,一副完全不信的模样。

  不这么说,怎么吓得到你?悟虚心中冷笑,嘴上却说又道,“当然不是真的就潜入到宝库里去。沈某也没有这个本事。只不过是悄悄靠近一些罢了。这一点,沈某自信还能勉强做到。”

  悟虚说得含糊,语气带着点傲然。

  猪妖连连讪笑,脸色不断变幻。

  偷偷靠近宝库,跟潜入宝库,性质是一样的。猪妖心中根本不相信沈青敢这样做。有通玄大修参与的势力,实力是极其恐怖的,像沈青这样真人修士,不知道有多少个,还有真灵修士。当然,若是此刻通玄大修正在洞中,神识必然留意着宝库,稍微端倪,沈青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算恰巧,此刻,通玄大修不在,但由其亲手布下的禁制,对于真人修士而言,那也是一座座鬼门关。

  一时间,猪妖却是不知道如何搭话了。

  悟虚看着猪妖的精彩表情,心中不由一阵小小的暗爽。小僧我把牛皮吹破了天,看你怎么接。

  一、二、三。。。悟虚默默数了几下,然后朝着猪妖不屑地看了一眼,潇洒转身而去,心中打定了主意,若是这头猪妖再死缠烂打,悄悄跟着自己,确定个究竟,自己便将其引到一处偏僻之地,伺机也给超度了,顺便再从其神识中了解一些沈青的讯息,以防现在这般的情况再次出现。被别人误认作沈青,自己却根本不知道别人。

  悟虚没有看到,更精彩的部分。便在他转身走出门去之后,那猪妖忽然眼睛瞪得溜圆,两颗小眼珠好像要爆了似的,瞳孔也极度收缩,圆脸也变得极其不规则,嘴巴张得更大,喉结微微滑动着。。。。。。。。

  待悟虚正要走出酒楼,忽然听到一阵好似杀猪般的叫声。他潜意识地一扭头,便看到一副肥胖的身影,飘飞下来,朝着自己直扑过来。

  “你疯了么?快放手!”悟虚压低声音,狠狠地说道,“要误了大事,十个猪头也保不住!”

  “大哥啊,想不到多年不见,竟让小弟在这里碰到了你!”猪妖真真切切地抓着悟虚的手臂,两颗小眼珠闪闪发光,嗓门也贼洪亮,好像要让酒楼所有人都听得到一般。

  两个失散失联多年的好兄弟,欢声笑语,唏嘘不已,复又回到了那个房间里。

  这一次,轮到悟虚变成了猪妖那般。他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猪妖,好半晌方才,阴阴恻恻幽幽地低声问道,“你找了个老板,老板吩咐你,邀请我,今夜子时,一同潜入宝库?”

  猪妖也幽幽地答道,“这桩不大不小的买卖,沈兄还满意吧?”

  这是一语成谶吗?真有人打算抢宝库?也有通玄大修士参与?这下怎么脱身?

  悟虚不禁下意识地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番,然后看着也是一脸神情闪烁不定的猪妖。两人,相视无言,全都有点傻掉了的感觉。

与大明佛相关的小说推荐

叶落花随重生蜜宠:异能女王,拽翻天!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鬼阁异能少主重生,没成想却被某只冷血霸道生物成功盯上缠上!重生一世,我只想复仇,您这样缠着我是几个意思?某男:当然是有个恋爱想找你谈。复仇吗?渣男我虐,莲花我踩,诚意十足。某女王:很抱歉,我有脑子,可以完虐,至于恋爱,没兴趣!手撕白莲花?墨少:夫人,给你揉揉手。脚踩渣渣男?墨少:夫人,给你捶捶腿。惹上大人物?墨少:夫人,有我给你撑腰,我看谁敢动我的人。某女王表示:这个恋爱似乎还有点意思。要是每天早上都能下得来床就更好了……晚上,某男很是自觉床上躺平:夫人,准备完毕,请你处理。
帅少江枫娘子是朵黑莲花
靠着阴险诡诈,而走上人生巅峰的罗景慕重生了,大喜,上一世站在人生之巅,无人陪伴,心里的白月光因他一个失误,早早凋零,这一世,他一定要护她周全。还没等罗景慕开心完,便就听说白月光也重生了,认定了他是大坏蛋,口口声声说要为民除害,以灭了他为己任。罗景慕……
国然永夜——黑雨东风
当黎明不再到来,当诡异的藤蔓在红色的月光下如同潮水一般席卷大地,当那个永恒的,关于明天的秘密轻轻书落在一纸残页,人们将要何去何从?
骨妹盛世娇宠:殿下,请自重!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爽文+宠文+男女强】一朝重生,回到十三岁。她不再是那个被关在角落不见天日的永昌侯夫人,她还没有碰到段墨,家破人亡这四个字也与她无关,她回到了最美好的时候。庶妹陷害?对不起,乡下庄子比较适合你。渣男强娶?她微微一笑,凭你也配?公主嚣张?她风轻云淡的拍了拍手,不好意思,我比你更嚣张!王爷难缠?她面无表情,盯着眼前这个笑得格外妖异的男人。“殿下,请你自重。”
狐狸的茶罪网
罪恶就像一张密集的网,而我就是那个剥茧抽丝的人,将这张网中的线一根一根地抽出,直到露出罪的本来面目……
金小深邪王独宠:毒妃天下
(绝宠1+1,爽文,桃花个个干净。)她,21世纪的天才少女,一朝穿越废材逆袭;他,南陵国傻气王爷,却是个腹黑狡诈的老狐狸;情场如战场,她扮猪吃虎,吃干抹净,一纸休书,逃之夭夭。暴君发怒,寸草不生,他全世界通缉,天涯海角誓不罢休。一世情殇,三生来还,且看他们如何搅拌风云。
雪山藏狐黄山修道士
灵气复苏,天地生变……撞大运在一个小道士身上重生了的隋唐老鬼又该作何选择?是争霸天下?还是逍遥都市?还是……“得了吧,先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才要紧!”说完,杨希当机立断,扛起好几袋子东北大米,就钻到黄山深处修炼去了。什么旅游开发?干贫道什么事?爱来来,不来滚!别碍着贫道种地!【作者智商决定角色智商!!!我没当过大佬学霸,也不是神仙皇帝,我幼儿园学历,大家看书也就图个乐,看的不爽不必再看,请勿要掀桌!】
楚倾玥权倾天下:神医小狂妃
“待我荣登帝位时,许你江山万里可好?”她因为这句话她帮助他登上帝位,在他荣登帝位之时,却等来来的是他下旨除掉了她的家族,亲手剜去她的心救治他的心上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设的局。再次重生,拜师学艺虐渣妹,暴揍姨娘,一次参加选妃宴却被某战王逮个正着:“本王选她!”PS:新书《万千星辰只为你》虐中带宠,。
一城暖恋一不小心嫁给你
《一不小心嫁给你》:灯光暗暗,他唇角带着冷笑:“既然你耐不住寂寞,从今天起我就开始行使丈夫的权利!”一杯错喝的酒,她和他纠缠在了一起,却在几天后被告知,他将是她的“哥哥”。明明是她被吃干抹净,却又只能签下一年婚约,与他人前扮演恩爱夫妻,人后与他互挠得厉害。白天打不过,晚上也得咬回来。他的初恋回归,那满园的粉玫瑰迎回它的主人,那么,妻子的位置她要不要让?
乔俞萧快穿反派话不多
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苏殷自从被绑定反派系统以来就勤勤恳恳的完成任务,无一失手。每一次任务都完成的非常完美,成功取得人人喊打的反派Boss头衔。当然最后他也成功的被主角干掉了,再一次印证了反派死于话多的真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可是有一天主脑突然告诉他,由于许多反派死的太冤,集体暴动导致世界不稳,让他去改变反派的命运。exm???这活可不好干呀!
一只萌鹤蜜宠娇妻:帝少,放肆爱!
一个红本本,时萱萱就莫名其妙和权势滔天的祁墨席成了夫妻,成为了所有女人艳羡的对象。“祁少,夫人被渣男调戏,夫人徒手将他的小车扔进了山沟沟里……”“让渣男过上一日三餐有人喂的生活。”“祁少,打球时渣女给夫人使绊,夫人不小心把她拍到了篮球架上,据说要高位截瘫……”“嗯,接下来有的是时间让渣女思考人生。”“祁、祁少,夫人找了几个小鲜肉,新闻里说您时间短,夫人得不到满足……”“通知各部门即日起放假一个月!”音落,男人挺拔的身影已然消失。一个月后,时萱萱腰酸背痛的爬到了阳台……救命!【宠文宠文宠文!!】
三生石3法医异闻录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法医,但是机缘巧合之下,走上了法医这条路。 一路走来,见到了太多人性的黑暗丑恶。 在取得有关部门的同意下,我把一部分案子以文字的的形式讲述出来。 罪恶就在我们的身边。 这就是法医异闻录! 读者群:72323751
莘石斗战无涯
那无涯的是旅途,是念情,是斗战胜。
何舒雨帝国第一宠婚:老婆,哪里逃!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1V1高甜宠文)前世,她遭陷害算计,被家族除名,失去孩子,最终还因叛国罪惨死在异国他乡。重活一生,她只想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外加做个双料影后。却被上一世娶了自己白莲花妹妹的未婚夫死死缠住。“再让我看到你和那个小白脸眉来眼去,我就把你关起来!”“你就算是死,也只能埋在我的坟头上!”“心暖乖,嫁给我,我就是你最大的靠山。”心暖咬牙:总统这个靠山……想想还是不错的!
高森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高黎,带着一双AR眼穿越古风世界,能一眼看穿众人经脉。身兼‘封脉采花小郎君’和‘猎艳战锤欧耶子’两大名号。在这妖魔乱舞之地,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先赚他一个亿。然后打造一个全新的【真气朋克】世界!
咳血香江之大亨崛起
1979年胡兵来到纸醉金迷的香江,开始了声色犬马的生活……曾经渴望不可及的,幻想式的,一切一切都一一实现……
伍陸柒不灭的兵魂
我叫杨凡,凡人一个,生活就像名字一样,平平凡凡,不好也不坏。高考失利,任务失败,甚至还有点想当逃兵。直到有一天那台古董BB机突然成精,我又听到了父亲久违的声音:“星红旗飘扬之处,既是华夏疆土。”
江小境啊恋上陆先生的喉结
某颁奖典礼,陆大影帝的粉丝发现他有些反常。 粉丝A:路男神今天第六次走神了。 B:莫非是身体不适? 路人C:粉丝别打我,只有我觉得陆影帝这样子像……恋爱了吗? A&B&N:一边去,绝不可能! 在直播间一片争吵声中,作为本次颁奖嘉宾的陆影帝上了台。 一下秒,影帝在几百万看直播的网友眼皮子底下,被强吻了! 直播黑屏了! 粉丝:有没有人告诉我,我刚才看见了什么! 吃瓜群众:你们的男神被强吻了,不,像是自愿的! 在万千网友猝不及防中,影帝公布了恋情,粉丝哀嚎遍地,还我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男神!哪个妖艳贱货抢了我男神! 于是,微博也瘫痪了。 技术小哥泪流满面.jpg 某次采访。 记者:江小姐,对于千万网友表示你抢走了他们的男神,你有什么想说的? 江婧:我成功,我骄傲! 网友:我……(此处被和谐,滴!) 某日,江婧对着陆影帝拍照,被某人强势搂进怀里。 陆时年:莫非你也是被我的美色吸引? 江婧内心OS:当然不是,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我看中的可是你的肉体!所谓肉体,其实是他的喉结,真·性感得无可救药! 肆意张扬大明星·真小公主江婧VS话少内敛·会撩性感大影帝陆时年
陌离云落倾世恋,妃你不可
她和他仿佛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她却不信,辗转千山万水,只为成全最美好的机遇。她守在彼岸花旁,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他相见。 他忘记前世今生,一次一次伤害了她,他这一次,谱写万里江山,不为称皇,只为与她看遍繁华世间。
雨无时一念已千年
一念千年,只为一人!一心守护,唯爱永恒!
秦筝月伽蓝皇妃传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妙华自第一面见到拓跋逸起,便一直在求佛。起初,她是寄养在寺中的孤女,他是初丧母的九皇子。他是她此生所见最好看的男子,一眼倾心,万世无悔。于是,她乞求佛祖,能与他结缘。之后,她入宫做了女官,而他却成了新皇的眼中之钉,流落凉州,与朝廷对峙。她乞求佛祖,佑他平安归来,一生无虞。后来,她被封了充华,成了妖妃。他却手握重兵,称霸一方。皇帝骤薨,令她殉葬,他却将她囚于深宫。她乞求,愿两不相欠,再无牵连。再后来,他继位为帝,她成了最尴尬的存在。终于明白,佛能让他们结缘,却成全不了半生的有缘无分。几番沉浮,半生纠结。决定放手时,他却说:“莲奴,我一生所爱,唯有你!”架空南北朝,伪小白兔和伪大灰狼的故事~
秦筝月伽蓝皇妃传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妙华自第一面见到拓跋逸起,便一直在求佛。起初,她是寄养在寺中的孤女,他是初丧母的九皇子。他是她此生所见最好看的男子,一眼倾心,万世无悔。于是,她乞求佛祖,能与他结缘。之后,她入宫做了女官,而他却成了新皇的眼中之钉,流落凉州,与朝廷对峙。她乞求佛祖,佑他平安归来,一生无虞。后来,她被封了充华,成了妖妃。他却手握重兵,称霸一方。皇帝骤薨,令她殉葬,他却将她囚于深宫。她乞求,愿两不相欠,再无牵连。再后来,他继位为帝,她成了最尴尬的存在。终于明白,佛能让他们结缘,却成全不了半生的有缘无分。几番沉浮,半生纠结。决定放手时,他却说:“莲奴,我一生所爱,唯有你!”架空南北朝,伪小白兔和伪大灰狼的故事~
汤里的鸡蛋浩宇天帝
靠元气修炼的世界里,且看一名普通乡村猎户子弟为使自己不受欺负、保护要保护的人,如何通过自己不断努力走上一条人生巅峰之路。他被迫关在矿脉,被迫加入敌人组建的宗门,自己暗自组建势力正红火时,最后势力被灭,与爱人逃亡天涯,落难之后一步步东山再起。
若续残梦墨兰虚灵
在诡异的血雾之中重生,注定了元墨在这个世界里面无法平静地生活。如何走出被血雾包围的山脉,怎样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何父母会将自己抛弃,各大种族之间的异动,谁才是真正幕后的推手?
板面加面我从冥界来
混沌初分阴阳,阳间以人族为首统领百禽,阴间以阿修罗为主掌控阴兽,阴阳互不侵犯。万年后,六道轮回现世与阴阳两界之外,为争夺六道之地,阴阳两界发生了大战,人族不敌阿修罗族,战事节节败退,就在人族即将战败之时,那些死去的人族战士忽然都活了过来,这就是第一批鬼神,他们联合人族,最终取得胜利,把阿修罗和他们的阴兽大军赶到阴间深处的九幽之地……
一觉游仙剑伐诸天
中土世界,众生修行,天地演武。九穹之顶,亘古不变,一日开裂。待暮色褪去,墨尘于绝地醒来,执剑,入巅!
八月雷名府高校
如火般的少年走出城镇,踏上强者之路,红颜、知己、仇敌,一路伴随左右。挡在前路的五大高校、四大猎人团、隐藏在暗处的地下势力及最强势的帝国军方,一一被踏在脚下。天赐神丹、神秘六识、霸道罡气及种种强力武技,构成了波澜壮阔的画卷。
超芯浑天创灭
究竟是预言?重生?转世?还是穿越?一个在权力斗争下被追杀的弃儿,在逃亡的过程中寻回了诸多散失的记忆,才明白自己与这世界的羁绊,竟是如此之深,面对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他究竟该如何抉择?
子曰与诗云女配拒绝当炮灰
小透明初中生姜蝉,人生中拿了一手烂牌。父母不详,在孤儿院中长大,靠着孤儿院的资助勉强读到了初中毕业。孤儿院经营困难,没有办法负担她高中的学费,姜蝉面临着毕业就辍学的命运。正当姜蝉绝望的时候,一个光团从天而降地砸到了姜蝉的脑袋上。只要姜蝉和它签订契约,到一个个小世界里完成任务,姜蝉就能够学到相应的技能,以此来改变自身,从此姜蝉走上了征服星辰大海的征途……
半人半兽体无敌小兽神
我于杀戮之中盛放,亦如黎明的花朵无敌之路,从心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