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趣轩 > 仙侠武侠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诸天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诸天

您正在阅读作者:我自非凡写的仙侠武侠小说《非凡洪荒》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诸天

  

与非凡洪荒相关的小说推荐

潇逸涵笨鸟嫌妃:拒做王爷妻
“王爷,你是装傻吧?”“王妃,你不也在装呆?”“没有拜过堂,你不能叫我王妃。”即使是只笨鸟她也坚决不屑王妃这个职称。“这可由不得你,别忘了我是暄王,我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他俊美的桃花眼瞟了她一眼,语气里满是傲气。“哼哼,如果你是阎王没准我还会怕你,暄王嘛,还不到我怕的级别。”就因为是“出头鸟”,她被一支叫做”穿越“的枪打了,为了避免“魂在古代飘,哪能不挨刀”,穿成宰相三女儿的她,装成笨鸟度日。
水星鱼男神上线请安静
如果人生有像少女漫画那样的情节,那么每个女生在高中阶段必定会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不已的男生,但是,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发生在每个女生身上,只有缘分到了,才会到。
痕儿相公,请休了我吧!
王妃,我并不稀罕,不当也罢。如果坐上这个位置,要牺牲自我,尊严,个性,对不起,办不到。不就是一个男人嘛!要我低三下四去求他,讨好他,迎合他,抱歉,我也很高傲。一曲艳舞,我只想吸引我的相公而已,却不想惹来后宫砖头无数,下一秒,什么《女德》,〈女诫>,反正是一大堆古代女子丛书都搬到我房里来了。拜托,那个皇帝比我父亲还老,我会和他有什么什么?就算有,我也会和那些即帅气又年轻的皇子来一段好不好。勾引的计划
噜噜啦哈哈我不当太监
五代十国时期,时代大动乱,政权分立,心怀大志却偏偏生在朝堂中只有宦官的政权之下,是闭眼一刀了之,还是另择明君,又或者逆流而上发起变革……
因果定律咸鱼如何翻身
杀人放火系的女主,长达十数年的报复行动 主线是复仇及改朝换代,BG感情线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 咸鱼如何翻身,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求留言求收藏,求摆脱单机状态 _(:з」∠)_单机感觉太糟 正经文案:祁朝云在十一岁那年就告别了正常生活,她父亲冤死于狱中,祖父母相继悲伤过度去世,幼弟夭折,母亲转年离世。 这世上只有她和弟弟祁章,所幸还有舅氏乐意庇护姐弟两个。可是她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庇护,将家人的死亡忘诸脑后吗? 父母之仇,当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白苏月重生之侯门弃女
为了锦绣前程,生母掉包将她抛弃。 为了血脉尊严,养母亲手将她毒死。 重生前,她怀柔为人,即使艰苦,也不轻言放手温暖幸福。 重生后,她坚韧而活,深知只有成为人上人,才能将从前的委屈低下统统碾碎。 从此欢颜悲情凉如水,却仍愿锦瑟年华与君度……
幽鹿圣斗士——历史的圣战
讲述一个已经不知道年代的圣战的故事,雅典娜与哈迪斯的激烈对决。。。。。。。。。。。。。。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吧
隼鸟月光下的殇
算命探险点风水,惊悚侦探降鬼怪,最传统中国文化,最神秘灵异传奇!
四夕落安少宠甜妻
有人说,所谓的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所谓的日久生情,只不过是权衡利弊。 安景深说,一见钟情,终身钟情。 陆宁儿想,日久生情,情深不悔。 安景深,A市的商圈宠儿,家世,外貌,均是尊贵无比。 陆宁儿,A大的有名校花,陆家的掌上明珠。 只一眼,安景深就确定她就是自己想要的人,撒下网只等小鱼儿上钩。 陆宁儿却想说就是这一眼,从此自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PS:这是一个很甜很暖的宠文,男女双洁一对一。
魔幻冰封云海破苍穹
这里是战师的世界如果你是热血青年那么欢迎来到云海大陆第一次尝试异界类型小说,不太监!希望大家喜欢!
盖聂恐怖的凶杀现场
本书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书中每一个案件:跪地新娘、绿化带藏尸、鬼尸堕楼、无头男尸、人肉包子、死神游戏……均是当时轰动一时而被严密封锁、讳莫如深,而又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案件……是什么力量在诡异的伺动,拔开的迷雾之下,袒露的究竟是真相,还是十五年前那不见天日的绝密档案。老院深深,却为何抛尸杀人?女尸堕楼,红衣之下为何尸斑乍现,死去三天?空谷幽兰,暗夜传香,却是噬肉食骨,灵巧似蛇……死去十五年之人,又是如何一步步操控他人生死,一步步扒开绝密档案下那伪善面目? 作品主角:严旺,判官,老鬼
孤钵宫斗高手在现代
外篇之叶飞羽卷 我还没有见到她的时候,便对她有点好奇了。\WWW。qВ5、c0М\\因为尚君澄这个人总是认为那种违法乱纪的事他是不屑于做的。帮一个女人做假证件,也算不上什么大过错,但是能够让尚君澄主动打电话找我,帮他做证件,这是头一回,而且直觉也告诉我,那是最后一回。<>
无泪的宝贝365天宠溺:宝贝,嫁给我
“你跟我一年,我替你家还清债务。” 一场交易,她成了他的女人。一向不苟言笑的季少御最讨厌女人得寸进尺,他的宠爱并不是女人可以任性的理由,直到遇到她。 他当她是宝,她却以为自己是草,从不懂得寸进尺,从不会在他面前任性,他说1,她不会说2,她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跟他一年,和他两清。 一年后。 他在家通宵工作完,推开房间的门,看到正在收拾行李的她。他来到她面前,用往常一样的语气对她说:“我们去吃早餐。”
黑心的粉毛女公爵的异邦管家
欧吉尼亚大陆,卡佩王国有一天来了一位黑瞳黑发的年轻人,他有着完全不同于常人的智慧和学识,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佩服他的奇思妙想和先见之明,而他也不负众望,建立了为后世所崇拜仰望的耀眼功绩…… “其实我是一个讲科学的人,当然魔法这类东西嘛……也可以有的,我不介意。”好吧,他其实是个穿越者,只有穿越者才会在这片魔法的大陆上讲科学。 这是一个人生的失意者穿越到了异界大陆,干下一番
断愁绪在海贼世界中疯狂进击
新书(海贼之逆流),写的就是这本书后面的内容
听雨言风永恒禁区
永恒的领域,是绝对不能涉足的禁区。获得未知生物基因序列图谱的安小落在一边变强的同时,开启了太空之旅。见证宇宙无数文明的崛起与毁灭后,他回到了地球。看着被星际战争蹂躏得满目疮痍的故乡,安小落不禁失魂的喃喃:“我回来了。”
肥死不可敌人:复仇玩宠要逆袭
为了复仇,她成为黑道教父的玩宠,黑幕重重揭开,原来,所谓复仇,只是某人精心为自己设下的陷阱,这一刻,他的出现,就是为了彻底摧毁她,撕碎她,叫她生不如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偏方方魅王毒后
【这是将门孤女的逆袭史,也是一个把暴君打造成忠犬夫君的爱情故事。】 前世,姨母当权,爹娘惨死,兄长早夭,她沦为孤女。 汲汲营营、九死一生,终助渣男雄霸天下,苦尽甘来那日,却被庶姐毁去清白…… 十载水牢、生不如死,她发誓,若有来世,定要他们也尝尝被人鱼肉的滋味! —— 复仇记 荒凉的后院,庶姐衣衫褴褛地趴在地上,双目发红地看向廊下被人簇拥着、衣着光鲜的女子:“马宁玥,你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她微微一笑:“瞧姐姐说的,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明白?我自从嫁入王府以来,掏心掏肺地孝敬姐姐,姐姐空虚寂寞了,我给姐姐找几个男人;姐姐毒瘾发作了,我给姐姐送上五石散;姐姐如今不方便伺候姐夫,我又给姐夫找了几个通房丫环……这世上,还有哪个妹妹像我这般周到?” 庶姐的肺都要气炸了,想一剑杀了她,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得认命地低下头,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放了你?”她清丽的脸蛋上扬起一抹绝艳的笑,“念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儿上,这有一纸休书,拿去吧。” 庶姐的眼睛遽然亮了,终于能离开这个恶魔般的地方了!终于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不过,不是你的,是姨娘的。” 庶姐瞬间从天堂跌下地狱! 她巧笑嫣然道:“姨娘已经被父亲休出家门了。” “马宁玥,她是你姨母!” “是是是,她是我姨母,她爬我爹的床、害死我哥、算计我娘、还把我卖给别人为你铺路,这些我都记着呢!她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怕她在外饿死冻死,我特地给她找了个好去处,每天做六个时辰的苦力就能吃上一碗馊饭,怎么样,还不错吧?” 庶姐气得浑身发抖,每根血管都仿佛要扭曲了:“马宁玥,你不要太嚣张,我哥是驸马……” 她冷冷一笑:“我哥都没了,我还会让你哥活着吗?” 庶姐气得昏死不醒! —— 求婚记 这废物王爷将来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自己还是离他越远越好,只要拿下本次比赛的第一,就能向皇上提一个请求。 她要退婚,必须的! 什么? 他也参加了? 什么? 他也拿了第一? 什么? 他求皇上,下个月就把她赐入王府?! —— 养娃记 此内容请点击正文观看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宠文无虐,如果虐,一定是虐渣!求收藏、求留言、求包养,但谢绝恶意拍砖,你好我好大家好,嗯嗯)
云中静月风雨传说之大晟风云
风雨二神遗世争霸,各路英雄竞相登场。官场战场波谲云诡,华晟神州谁主沉浮?
水蓝恋上多情郎
尾曲:努力让娘变胖 “小姐,小姐,不好了,听说那个阴狠的庆绫王爷,又暗地里参了咱们丞相大人一状,要是大人再想不到法子应付,只怕连官位也没了。WWW.Qb⑤、com” “唉!朝廷
唐金辉算命先生
“来来来,这位先生,您要算什么?看命还是测风水?什么?减肥?这还不简单,截肢嘛!哦,你要减五十斤啊,那更简单,按先生您的身材来说,您只需要截小腿就可以了……” “什么?你要算姻缘?姑娘,你长这么丑还算姻缘?好吧,我算算,嗯,你的桃花盛开在东南,你只需要向东南走就行了。什么?你说东南方是和尚庙?那不就对了嘛,这个世道,除了和尚还有谁敢要你?” 先生们,小姐们,要算命的里面请啊,神算子,地雷子,不如人间玉珠子。一珠可安天下乾坤,二珠会看世间百态,三珠通晓前世今生!
雅寐女主很会做梦
一句话简介:女主有特殊的做梦技能 文案: 娱乐圈新晋小花姚宝落和首富的孙子霍季恒交往了! 第一次约会之后,姚宝落梦见霍季恒和别的女人滚床单,闹分手。 第一次牵手之后,姚宝落梦见她在医院生孩子痛得死去活来,霍季恒在国外携美同游。 第一次亲吻之后,姚宝落梦见她给霍季恒生了两个孩子,还是他“女朋友”,事业一落千丈。 第一次…… 姚宝落:没有下一次!去TM的英俊多金,能力出众,低调自律豪门公子,本小姐不干了! 某人:这才是(我的)聪明女孩!过来,我们谈谈下部戏带资进组的比例(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食用指南: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甜文,宠文,无虐。
阳光下的小桃桃烈焰倾城,狂妃祸天下
驭神兽,横行天下寻生母。 人人道血浓于水!为何她的血亲一个一个都明里暗里算计着欲将她除去? 还有这个总缠着她的傻子。等等,是谁说他傻来着? 以最直接、最暴力方式赶跑她身边的苍蝇,然后温顺乖巧的偎在她膝头求奖励。 直到某天惊觉,腹黑、霸道才是他的真面目。 可惜她明白得太迟,命运让他们相爱,又残忍的将他们分开。 一段辛
尹玉默萌宝来袭之我不当后妈
本文一对一,小虐,宠文,男主绝对专情。 对罗溪来说,一个门口突然出现的宝宝不足为奇,可是,接二连三出现的事情,却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一个月后,门口出现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哥,说来接宝宝回家。 好吧,接走就接走吧,可是,他却和自己在一个公司,而且还是最高上司。 如果说,这还不够惊悚的话,那么,他突然求婚,绝对是一场阴谋。 江睿,表面身份,外企总裁,实际上还有一层隐晦的身份,那就是国际反恐组织的最高督察。 俩个欢喜冤家,华丽丽地陷入一个爱的圈套。 精彩片段1 “谁啊?”罗溪一边拿着奶瓶,一边跑过去开门,可是,看到门外的绚丽风景,罗溪顿时惊呆了。 此刻,门外站了个大帅哥,准确来说,是一位西装革履,玉树临风的成熟男士。凭罗溪二十几年外貌协会会员的经验来看,此男实在是无可挑剔。他身高至少有180,身材挺拔修长,皮肤白皙,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鼻梁高而挺,嘴唇薄而性感。只是,他的眼中却带了些忧郁的色彩。 “你好,我是江睿!”帅哥礼貌地伸出了修长的五指。 罗溪好久没有犯过花痴了,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个超级大帅哥,不犯花痴,真是对不起外貌协会会员的称号。 “罗小姐?” 直到帅哥不满地出声抗议,罗溪才从花痴梦中走了出来。“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是江雨的爸爸,我来接她回家。”帅哥一席话,犹如天雷滚滚,生生把罗溪劈倒在地。 精彩片段2 “江睿,你为什么要骗我?”罗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对不起,我娶你只是为了报复我哥,现在目的达到了,你也没用了。” “很好!”罗溪颤抖着拿过茶几上预备好的笔,离婚协议书已经被自己手心的汗弄的有些潮湿,低头看了看江睿挥洒自如的签名,罗溪苦笑一声,这就是自己喜欢上的男人吗? 果然,每一次都是瞎了眼! 不待多想,罗溪飞快地签完了自己的名字,随后递给旁边兀自发愣的江睿。 “江睿,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罗溪微笑着说完,站起身子,抚了抚衣服的褶皱,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明珠还专宠一身,总裁爱妻成瘾
豪门情变系列之六——沈卿卿VS霍靖琛 世人都知道,那个美的让人侧目的沈卿卿是所有男人的心头宝。 她是A市的焦点,她的衣着是A市流行的风向标,她的未婚夫温文尔雅相貌出众,她的一切,似乎都完美的让人嫉妒不来。 但一周年的纪念日上,未婚夫突然在媒体前单方面宣布解除婚约,甚至当场宣布身侧那名素面朝天的女孩已经怀孕。 她在众人面前脸色平静,笑容完美,甚至大度的恭喜他们白首偕老。 可是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从城东一直走到城西,眼泪未曾停过一刻。 * 未婚夫单方解除婚约的第十天,沈卿卿忽然挽着霍靖琛出现在媒体前。 霍靖琛——霍家长子,传说中富可敌国,水深的吓人的豪门贵胄之家的未来继承人。 镁光灯闪烁的嘈杂中,他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含笑轻喃:“我霍靖琛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沈小姐既然占了我霍某人这般天大的便宜,拿什么来回报我……” 他话音未落,身畔女人浅浅一笑,眼波流转,踮脚吻在他唇上,吐气如兰:“我这个人都赔给你了——难道还不够?” * 她是A市的传奇,从平民女儿到A市的头号名媛,以一己白身嫁入权势赫赫的财阀霍家,不知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 一场豪华到极限的婚礼震惊全球,而更让人艳羡的却是,霍靖琛对她毫不掩饰的宠。 “只要卿卿喜欢,只要我霍靖琛做得到。”一句话,要她跌入温柔乡再不会醒。 也许会丢掉这条命,她却仍是执意为他怀了孩子。 但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腹内孩子成为其他女人产子的挡箭牌,她方才幡然醒悟,原来繁华三千,不过是梦靥依稀,原来枕边温存,不过是穿肠剧毒。 他有多宠她,那最后刺向她的刀锋就有多么的冷酷。 原来,饶是她风华绝代,一顾倾城,却到底,依旧抹不去他心头的那一道白月光。 * 传说霍靖琛对外承认的妻子只有一人, 传说霍靖琛因为没有子嗣即将丢掉继承人的位子, 传说霍靖琛酒醉之时曾经含混的重复念着一个名字, 而传说里那个名字,却是早已消弭在时光里的那一朵姝色丽花——沈卿卿。 * 有女卿城,君可愿一顾再顾,靖守岁月,与子情琛?
明珠还专宠一身,总裁爱妻成瘾
豪门情变系列之六——沈卿卿VS霍靖琛 世人都知道,那个美的让人侧目的沈卿卿是所有男人的心头宝。 她是A市的焦点,她的衣着是A市流行的风向标,她的未婚夫温文尔雅相貌出众,她的一切,似乎都完美的让人嫉妒不来。 但一周年的纪念日上,未婚夫突然在媒体前单方面宣布解除婚约,甚至当场宣布身侧那名素面朝天的女孩已经怀孕。 她在众人面前脸色平静,笑容完美,甚至大度的恭喜他们白首偕老。 可是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从城东一直走到城西,眼泪未曾停过一刻。 * 未婚夫单方解除婚约的第十天,沈卿卿忽然挽着霍靖琛出现在媒体前。 霍靖琛——霍家长子,传说中富可敌国,水深的吓人的豪门贵胄之家的未来继承人。 镁光灯闪烁的嘈杂中,他的唇贴在她的耳畔含笑轻喃:“我霍靖琛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沈小姐既然占了我霍某人这般天大的便宜,拿什么来回报我……” 他话音未落,身畔女人浅浅一笑,眼波流转,踮脚吻在他唇上,吐气如兰:“我这个人都赔给你了——难道还不够?” * 她是A市的传奇,从平民女儿到A市的头号名媛,以一己白身嫁入权势赫赫的财阀霍家,不知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 一场豪华到极限的婚礼震惊全球,而更让人艳羡的却是,霍靖琛对她毫不掩饰的宠。 “只要卿卿喜欢,只要我霍靖琛做得到。”一句话,要她跌入温柔乡再不会醒。 也许会丢掉这条命,她却仍是执意为他怀了孩子。 但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腹内孩子成为其他女人产子的挡箭牌,她方才幡然醒悟,原来繁华三千,不过是梦靥依稀,原来枕边温存,不过是穿肠剧毒。 他有多宠她,那最后刺向她的刀锋就有多么的冷酷。 原来,饶是她风华绝代,一顾倾城,却到底,依旧抹不去他心头的那一道白月光。 * 传说霍靖琛对外承认的妻子只有一人, 传说霍靖琛因为没有子嗣即将丢掉继承人的位子, 传说霍靖琛酒醉之时曾经含混的重复念着一个名字, 而传说里那个名字,却是早已消弭在时光里的那一朵姝色丽花——沈卿卿。 * 有女卿城,君可愿一顾再顾,靖守岁月,与子情琛?
执笔归我叫龟仙人
【火爆新书】 我卫乐,地球上唯一一位修仙者! 我有一龟,世人称我无敌龟仙人! 自从开始修仙,美女、钱财哗哗的来。 没错,我就是最屌丝的修仙者。 从此,开始我逗比,暴爽的一生! qq群:660907385 一段旅途,就此开始。执盟QQ群:660907385
叶南星谢谢最初遇见你
——那些年我们不懂得怎样去喜欢一个人 【文案简介】认识12年,她总是缠着他 玩他爱玩的游戏,听他爱听的歌,剪他喜欢的发型 只为跟他离得更近一点 在一起3年,说她自私也好,势利也罢 为了追寻更好的自己,她最终选择放手 分开6年,再次相遇 经历了成长与打磨的他们,是否能笑着回望当初? 入V公告: 本文将于2016年4月20日入V,从18章开始倒V,入V当天万字更。 感谢小天使们一路的陪伴,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南星!爱你们!么么哒! 【本文阅读指南】 1、校园篇√,都市篇√,现实向√,1V1√,慢热√ 2、男女主智商在线,心酸与甜宠兼具,但需耐心等候 3、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坚决不大虐,结局HE 4、此文文风不定,时而文艺,时而逗比 5、偶尔修文,并非伪更,请谅解 6、在榜随榜,谢绝扒榜,平时隔日更,卖萌打滚求收藏 【调戏作者指南】1、上能修灯泡,下能换桶装水的女汉子 2、属性随时切换,可逗比可毒舌 3、文风时而文艺时而癫狂 4、人生第一爱好不是码字是吃 5、戳下面的专栏条收藏,新坑早知道哟~(*^__^*) ↑↑↑新坑开始预收啦!求戳进收藏 妖孽善撩妹的儿科男医生VS伪高冷美女兽医 第一次见面时。 夏倾觉得程奕还有点小帅,哄孩子有一手。 第二次见面时。 夏倾看着抱着猫哭得肝肠寸断的程奕,眼角狠狠地跳了跳。 第三次见面时。 夏倾眼瞅着自家蠢狗吭哧吭哧地跑到程奕旁边主动示好,心想这人简直阴魂不散。 如果说第一次偶遇叫偶遇,第二次偶遇叫缘分,第三次偶遇叫命中注定。 那程奕觉得这真是上天注定他要把夏倾叼回家。 ★~☆~★~☆~基友的文戳下面~★~☆~★~☆~ 校花和Boss甜蜜恋曲小清新变妖孽萌妹驯服大流氓青梅竹马甜到掉牙 感谢飞鱼图铺的面包大大和顶子大大画的人设 萌萌哒笑初以及帅气的阿桁和程奕哟~↓ 本文案由
瑞恩全系炼金师
炼金师,一个尊贵而稀少的职业。 首先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炼金师,那么就必须是魔法师。 而魔法师也是一个高贵而稀少的职业。 而当一个满脑子AK47,弹道原理,地雷,滑板等宅男的灵魂占领了一个最低贱,最卑微的奴隶的身上的时候,而且这个奴隶还成为了一个炼金师。 这个世界就像被丢下一块炸弹的湖泊,波浪滔天。 而且这家伙还不喜欢炼制几万年来炼
打滚的太阳一本正经的大修仙
杜凌云,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准备踏入社会的佛系青年。在这个人生的分差路口他却因为偶然遇到了一只叫白果果的蠢萌狐妖而走上了一条修仙的不归路。砂锅炼药,ppt图文功法,摸电门炼体,杜凌云的画风总跟他理想中的修仙相差甚远。若干年后,名声响彻诸天万界的灭劫圣人杜凌云在一次醉酒后无意间对他的弟子们哭诉道:“我当初就不该遇到那只蠢狐狸,要不是它,我就不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说罢他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纯白围脖擦了擦眼泪,却没有注意到毛茸茸的围脖中悄悄的伸出两只小爪子偷走了他面前的开胃菜,还跟他的几位亲传弟子悄悄眨了眨黑豆一样的眼睛,做了个狡黠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