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趣轩 > 其他小说 > 摄政大明 > 摄政大明第九百零一章.梁辅臣的疑心

第九百零一章.梁辅臣的疑心

您正在阅读作者:虫豸写的其他小说小说《摄政大明》第九百零一章.梁辅臣的疑心

  ……

  ……

  尸体跌落地窖的瞬间,也顿时就打破地窖内的平静!

  梁辅臣的众位护卫皆是表情剧变、猛然间弹起身体、迅速挡在梁辅臣的身前,并且是神情警惕的盯着地窖入口处。』菠﹣萝﹣小』说

  这些护卫皆是悍勇忠心之士,这个时候即使是手无寸铁,也依然是面无惧色,显然是心里早已经有了觉悟——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守护梁辅臣的安危!

  另一边,张道真却是离开了梁辅臣的身边,快步走到尸体之前仔细检查,片刻后转头向梁辅臣低身汇报道:“梁阁老,他是被人用匕首插入后心而死!杀人者如今应该还留在地窖之外。”

  梁辅臣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朝廷重臣,遇到这般变故之后依旧是表情严肃、不见有任何惊慌之态,只是侧耳倾听着地窖外面的动静。

  当梁辅臣听到地窖外传来“官兵杀来了”的马匪呼喊声之后,双眼猛地闪过了一缕精光,但并没有显出太多喜色。

  接着,梁辅臣抬头大声喊道:“是何人在地窖外面?可是官府中人?”

  随着梁辅臣的呼喊询问,地窖外则是传来一名青年男子的询问声:“敢问梁阁老可是正在地窖里?”

  对方的身份来历尚不明确,梁辅臣不由是稍稍犹豫了片刻,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如实相告,但最终还是坦然答道:“老夫就是梁辅臣!阁下是何人?可是来营救老夫的?为何要杀死送饭的马匪?”

  随着梁辅臣的话声落下,就听到地窖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欢呼声,似乎是人数不少。

  随后,那名青年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太好了!梁阁老果然在此!快快放下绳梯,我要亲自去见梁阁老!……你们全部留在这里戒备,官军眼下正在攻打马匪据点,因为有咱们的里应外合,马匪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估计已是无暇顾及这里,但也要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孤注一掷!这群亡命徒被逼急了怕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任何马匪只要是靠近此处就皆是格杀勿论!……还有,准备好撤退事宜,随时准备掩护梁阁老离开这里……此外,官兵控制了马匪据点之后,就让他们原地待命,不可以随意走动,也不可以审讯马匪,以防止他们发现梁阁老被马匪绑架的事情!”

  说话间,青年男子的声音满是欢喜,随后又发布了一系列的命令,倒也算得上是思虑周详了,只是他的声音语气总是会给人一种略显轻浮之感。

  “遵命!”

  随着这名青年男子的话声落下,就听到地窖外又响起了十余道声音表态领命,所有声音皆是透着一股精干彪悍之气。

  *

  这些声音传入地窖之后,地窖内众人纷纷是面现喜色。

  显然,对方是为了营救梁辅臣而来!

  张道真却是表情有些疑惑,走到梁辅臣身边低声说道:“梁阁老,地窖外的这位青年男子似乎是一位大人物,不仅是可以擅定马匪生死,还有调动官兵的权利,至少也是五品以上的官阶,但学生遍寻陕甘境内所有文武官员,却没有任何一位五品以上官员像是这般年纪轻轻,难道他是京城官员、特意赶来这里营救梁阁老的?但时间上也太快了些……”

  梁辅臣也同样是面现疑惑,隐隐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猜到了来者身份,却又不甚清晰明确,只是紧紧盯着地窖入口处等待对方现身。

  这处地窖被马匪改造成为地牢之后,地窖门口处的石梯也被拆掉大半,只能借助绳索攀爬出入。

  很快的,一条绳梯垂入地窖之中,然后就见到一名马匪装扮的青年男子顺着绳梯进入地窖之中。

  等到这名青年男子落地转身之后,他的相貌也就落入众人眼中,倒也算得上是端正白净,只是气质略显轻浮,并不像是官场中大人物的模样。

  见到此人相貌之后,梁辅臣却是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暗暗想道:“原来是他!记得此人是赵俊臣的亲信随从,好似是姓许……”

  而就在梁辅臣暗思之际,这名青年男子已经快步走到梁辅臣身前,却是干脆利落的下跪行礼,语气中满是诚惶诚恐与真心关切,道:“小人许庆彦,拜见梁阁老!小人救援来迟,让您老人家在这里受苦多日,还望恕罪!还请梁阁老放心,小人已经调来了两千精锐边军,如今正在攻打马匪据点,相信很快就会把所有马匪尽数歼灭,梁阁老您马上就可以脱困了!”

  梁辅臣仔细打量了许庆彦一眼,突然间开口询问道:“老夫记得你,你是赵俊臣的亲信长随!这么看来,这次营救老夫的行动是出自赵俊臣的手笔了?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既然是官兵正在攻打马匪据点,你们又为何会提前出现在这里?还是一身马匪装扮?还有,你只是赵俊臣的长随侍从罢了,并没有官家身份,赵俊臣为何会把营救老夫的事情交给你,而不是本地官府或者锦衣卫负责?”

  梁辅臣被囚禁了太久时间,一直都没有收到外面的消息,却是连续询问了好多问题。

  这些问题之中,有几项问题颇是敏感,隐隐还有一些试探之意。

  毕竟,在梁辅臣的心中,赵俊臣也是幕后指使马匪绑架自己的嫌疑人之一,而许庆彦身为赵俊臣的亲信长随突然现身于此处营救梁辅臣,时机未免是有些巧合,梁辅臣自然是心生疑虑,难免要试探一二。

  许庆彦似乎是并没有察觉到这些问题的敏感之处以及梁辅臣的试探之意,只是连忙解释道:“启禀梁阁老,赵大人他得知了梁阁老您被马匪绑架的事情之后,考虑到您的声誉与威望,当即就封锁了消息,只限于极少数人知晓真相!也正是出于这般考虑,营救于您的诸般事宜,也就由赵大人全权负责,并没有让地方官府与锦衣卫协助参与!

  赵大人他原本是想要亲自负责营救之事,但因为陕甘三边眼下正是群龙无首的局面,赵大人他出于大局考虑也只能暂且留在花马池营主持陕甘军政,具体行动则是由小人来负责!这也是为了您的声誉考虑,防止更多人知晓此事!

  所以,还请梁阁老安心就是,您遭遇马匪绑架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依然是不为人所知,您的朝野声誉依然如故,外面正在攻打马匪据点的边军也只是认为他们的任务是寻常剿匪罢了,完全不知道梁阁老您在这里的消息,至于地窖外面的那些护卫,也全都是我家赵大人的亲信护卫,皆是可信之人!”

  顿了顿后,许庆彦却是表现出一副邀功请赏的得意姿态,继续解释道:“小人奉令营救之后,倒是很快就查到了这伙马匪的踪迹与据点,但依照我家赵大人的吩咐,这次营救行动有三条底线绝不可违背,其一是务必要确保梁阁老的安全,其二是要尽量隐蔽行事不可大张旗鼓,其三则是要保证朝廷之威严,不可向马匪妥协;这样一来,小人却是有些左右为难,想了各种营救方法皆有不妥之处!尤其是担心马匪们会在走投无路之下危及梁阁老您的性命……

  但就在这个时候,小人发现这伙马匪正在到处招兵买马扩张声势,于是就亲自伪装成为难民加入了马匪,也趁机潜入了马匪据点,至今已经潜伏了四天时间,总算是打探出了梁阁老您被关押在地窖里的消息,探到消息之后,小人就以赵大人的名义调来附近边军赶到这里剿灭匪患,等到官军赶至之后,小人一方面暗中打开了马匪据点的大门,打了这伙马匪一个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则是率领着护卫们潜到此处寻找梁阁老您的踪迹,确保您老人家的安全,防止马匪们遭遇官兵剿灭之际会狗急跳墙。”

  说到这里,许庆彦的邀功之态愈加明显,又说道:“如今,官兵们已经攻入了马匪据点,马匪们猝不及防之下已是毫无还手之力,也完全无力顾及这处地窖了!想来再过不久之后,这伙马匪就会被官军们剿灭,到时候小人就会暗中护送梁阁老您离开这里了,还请梁阁老耐心稍稍等待片刻!”

  许庆彦的回答可谓是非常详尽,就好似这些答案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让梁辅臣一时间无法寻到任何破绽。

  与此同时,许庆彦所展现的得意邀功态度,也符合梁辅臣对他的一贯印象,却也不似作伪。

  于是,梁辅臣也就暂且按捺下了心中的怀疑,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赵大人他这次不仅是搭救了老夫的性命,更还保住了老夫的一世清名!老夫却是欠了他一个天大人情!……许庆彦你这次甘冒风险潜入马匪据点营救老夫,等到老夫脱困之后也必会给你一份厚报!”

  听到梁辅臣的这般说话,许庆彦面现狂喜之色,连连说道:“小人多谢梁阁老!小人多谢梁阁老!”

  也难怪许庆彦会如此狂喜,一份来自于内阁阁老的“厚报”,不论任何人也会觉得异常贵重!

  另一边,见到许庆彦的这般表现,梁辅臣的疑心稍减,也就向许庆彦询问了自己心中这段时间以来最为迫切的疑问:“许庆彦,老夫且问你,目前陕甘三边的边防局势如何了?老夫被困这段时间内,蒙古鞑子可有什么异动?你家赵大人可还能够有效控制陕甘军政大局?”

  这一次,许庆彦却是低头答道:“这些情况……小人也不知详细,小人奉赵大人之令赶至这里营救您老人家的时候,蒙古鞑子尚且还没有任何异动,那时候赵大人他也还可以掌控军政大局,但如今小人已经离开花马池营半月有余,这段时间又一心考虑着营救您老人家的事情,消息却是滞后了许多……只听说蒙古联军前些日子已经侵入了固原军镇防区,直扑阶州城而去,赵大人亲自率领各路大军与蒙古鞑子在小川河附近大战了一场,似乎是占了一些便宜,但具体情况究竟如何,小人也不知详细,但从各方面消息来看,陕甘三边的局势依然还在掌控之中。”

  听到许庆彦的这般回答,梁辅臣的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被马匪绑架这段时间以来,梁辅臣心中最担心的事情并非是马匪会危害自己的性命,也不是自己的声誉会遭遇打击,而是陕甘三边的防务会因为自己被马匪绑架的事情而步入失控的局面。

  但心中松了一口气之余,梁辅臣心中对赵俊臣的怀疑也重新升了起来。

  按照梁辅臣的此前推断,在马匪绑架囚禁他的这段时间里,若是有人大肆宣扬此事、意图打击梁辅臣的声誉威望,那幕后主使之人就要以朝廷中枢的几位权臣嫌疑最大!若是蒙古联军抢先知晓了梁辅臣被绑架的消息,并且是趁机有了大动作,那幕后主使之人就要以蒙古鞑子与蒙古鞑子所收买的汉人走狗嫌疑最大!但若是赵俊臣趁着梁辅臣被囚禁的机会在陕甘境内做出了某些大事情,趁机谋取了大量利益,那就代表着赵俊臣的嫌疑最大!

  如今,依照许庆彦的说法,梁辅臣的声誉并未受到打击,蒙古联军也并未趁机行动,反倒是赵俊臣在这段时间内干的有声有色,似乎还趁机收获了大量的军功,这般表现却是远远超乎了梁辅臣的最初预料!

  这样一来,赵俊臣的嫌疑自然是提升了。

  想到这里,梁辅臣却是不动声色,缓缓说道:“哦?没想到赵大人竟然还有领兵作战的本事……看来老夫被马匪囚禁的这段时间里,陕甘边防依旧稳固,赵大人也趁机收获了不少军功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说到这里,梁辅臣听到地窖外的厮杀声、呼喊声已经是渐渐平息,似乎是官兵们攻打马匪据点的事情已经快要落入帷幕,突然是话锋一转,说道:“对了,眼看官军剿匪即将要告一段落,老夫眼下不方便现身,还望许小哥派人向外面的官军传令,让他们务必要留下这伙马匪头目的性命!老夫总觉得这次自己被绑架的事情并不简单,所以要亲自审问马匪头目!”

  说话间,梁辅臣紧紧盯着许庆彦的表情变化。

  听到梁辅臣的吩咐,许庆彦的表情不变,似乎并不觉得这般要求有任何不妥之处,很快就向地窖外的护卫们传达了梁辅臣的命令!

  然而,许庆彦刚刚传下领命后,地窖内众人就收到消息——官兵们已经彻底攻占了马匪据点,但马匪的几位头目眼见到大难临头之后,竟是丧心病狂的在“聚义厅”内集体**了!

  最终,所有马匪头目尽数身亡,官兵们也只抓到了一些近期才加入马匪的难民!而这些新加入马匪的难民完全都不知道马匪绑架梁辅臣的事情!

  得知了这般消息之后,梁辅臣顿时是面沉似水。

  又过了一刻钟之后,梁辅臣终于是离开了被关押多日的地窖,来到了马匪头目们的**地点。

  ……

  ……

与摄政大明相关的小说推荐

心安则宁千金归来之妇贵荣华
余知晚五岁那年,妈妈跳楼,爸爸入狱,从此她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传言,她目中无人、性格乖张; 传言,她毫不检点,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网红; 传言,她为了得到那个角色是爬了几个男人的床; 而他是矜贵清冷的豪门公子,是众多女人想要扑倒的对象。 再次相逢,他想不明白,那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怎么变得那样不堪。 他误喝了那杯被人加料酒,于是,和她一夜旖旎—— 她怀子归来,夺回曾经的一切,和他站在至高处。 众人惊掉了下巴,那仪态万方,气质出尘的女神是圈里声名狼藉的余知晚?
比你款误入豪门:我的亿万前夫
【完结文】她被告知孩子患了白血病,必须二嫁于他,生下第二个孩子换得骨髓……为了无辜的孩子,还有家中的负债,她忍受着屈辱。而他呢?自以为她是个攀龙附凤的女人,对她不屑一顾!当她解脱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大名,转身离去之际,他脸上的表情为何如此……...
比你款误入豪门:我的亿万前夫
【完结文】她被告知孩子患了白血病,必须二嫁于他,生下第二个孩子换得骨髓……为了无辜的孩子,还有家中的负债,她忍受着屈辱。而他呢?自以为她是个攀龙附凤的女人,对她不屑一顾!当她解脱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大名,转身离去之际,他脸上的表情为何如此……...
月更万字我没存稿洞天福地之主
地球存在多个平行空间,既道家所谓神仙居住的洞天福地,主角6岁和父母搭飞机旅行时因空难偶然进入某个空间在里面拜了一位老道士和通风大圣猕猴王为师,在两位师父一文一武的教导下以及日后长大之后种种人生历练确定自己的道路并且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往后打败诸多神佛妖魔逐渐成为一个平行空间之主,
混混小号联姻请自备嫁妆
姐姐再次嫁人时,顺带捎上了他 当他遇见她时,不介意再来一次利益联姻 可她,却偏偏将到手的利益全部放弃 这个,他,很难办。 要不直接联姻? 她看着他,我身无分文 他笑了,没关系,我可以自带嫁妆
贝小爱神秘老公狠给力
前世,她对看上的男人死缠烂打,却被渣男虐到体无完肤,死不瞑目! 今生,她挑了一根最粗壮的金大腿,抱住不放,求帮忙虐渣渣,求替她出气! 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对她来者不拒,直接将她宠上天! 谁看她不顺眼,第一时间出面修理;谁背后咬她舌根,就是跟他厉少过不去,往死里虐! 厉少宠妻的方式还很特别,白天对她体贴入微,百依百顺;晚上直接化身恶狼,霸道专制! 她扶着酸痛的小腰,哭诉:“说好的宠呢!”
lh7405641截教封神
189最后一战(大结局) 用,玄黄先前和通天的定计已经行不通了,到了此时,也只好搏一搏了,通天教主抛出诛仙阵图,太上老泡等人 脸上不由一变,毕竟当年鸿钧道祖曾经说过,诛仙剑阵非四圣不能破。\wwW。Qb5.cǒ
琉深婚后相爱:弃妇二嫁豪门
五年婚姻终于到头了,离婚当天,她在民政局随便拉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闪婚。没想到这样荒诞的事情,那个男人竟然同意了。 婚后,本想两人分居,然而结局是,“宋女士,我是你红本本上的人,难道你想我们新婚就分居?别人会嘲笑我没用的。”
时崎狂三是病娇
周涵,扑街作者,一本书写了两百万字,扑了三年,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天赋。实际上是因为,他的读者是病娇,绝对不会让别人看周涵的小说!!!病娇三三和主人公书友团的对抗,谁会赢呢?ps:出场人物已定有时崎狂三、霞之丘诗羽、绚濑绘里、小埋。
绫波仙第一柔妃
她,前世是一名普通的心理咨询师,今生是右相之女,却因皇权更迭,一纸诏书让她嫁给国之耻辱,人人厌弃唾弃的王爷…… 他,有个对权力极度贪婪的母妃,因为她,他成了国耻!世人厌弃唾骂他,他便弃这天下!他要将他所受的耻辱通通还给世人,你们欺辱践踏我,我便屠尽天下! 当温柔温暖的她遇到冰冷无情又残酷的他,她能否软化他? 当内心脆弱渴望关怀的他遇到温柔温暖的她,他是否愿意为她放下屠刀,亦或为她开辟山河? 这是一个关于穿越女改造杀人狂魔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杀人狂魔为心爱的女子改变自己的故事。 这是一个男主强大到变态,女主温柔到驯服强大男主的故事。 这是一个一对一的宠文。 这是一个温暖慢热,小小闹心大大欢喜的故事。 加《第一柔妃》Q群:495180591和小仙一起讨论小说,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长腿萝莉谁家后院不起火
霸道公主VS扮猪吃老虎的小娇夫 逃婚的昭仁公主一路逃到了城郊小桃林里,当着她未婚夫和准公公的面,与“从天而降”的闻嘉言“一吻定情”。 昭仁:“这位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亲了就要成亲!你可得对本公主负责!” 此话一出,“夫君”和“公公”面色铁青,甩袖而走。 三日后,闻嘉言准备好丰厚的聘礼带到皇宫,昭仁看到这一下子的彩礼一脸蒙圈。 昭仁:“这是?” 闻嘉言:“成亲的聘礼啊!” 昭仁;“……???”这位公子你认真的吗?
茂林修竹重生之害人不浅
卢德音一辈子,已经为苏秉正放弃了太多东西,到最后连这条命,也是因为他才丢掉的。如果能就此两清,倒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可在临死前,她生下了一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她也不得不逆流而上去争一把。她不能让她的孩子,落进别的女人手里。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原本以为死了就能跟皇帝互不相欠的皇后,重生成一个不受宠的妃子,为了争取儿子的抚养权,不得不振作起来重新跟皇帝过招的故事。反正我就是皇后专业户啦……摔!...
鬼裂天神幻想乡战记
此生无悔入东方,来世愿生幻想乡。失忆的玄空携带着一身的神秘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这诸神眷恋的幻想乡。笑过,哭过,爱过,恨过。光明与黑暗,真实与虚假,所有的一切究竟是美梦的延续,还是虚幻的泡影?
秋风未动地狱界限
【【2016星创奖之玄幻参赛作品】】 一个顺风顺水的人生赢家闵阳在一场突如起来的车祸中来到了一个叫做“地狱”的地方,为了再见到家人而参加了“游戏”,一场场残酷的考验,为了生存和信念,他一步步的走下去。从此,走上了一条,脚踩众神,坐拥群美,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强者之路。在这里不怕你搓,不怕你差,愿望果实帮你忙,怀抱主神不是事,成仙成佛小KISS。猫耳娘,萝莉妹,御姐女仆忍者一锅烩,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一切精彩敬请关注《地域界限》。 《地狱界限》书友群162696365
西窗剪红烛九品战神
孔雀老祖告诉他,他醒来的地方,是众多假的水神墓中的其中一处,那么,真的水神墓到底在哪里?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从墓室中醒来? 为了一切未知的谜团,他走出了墓室,来到了芜州城……
天火雄风诸天争锋
一代天骄,横空出世。漫漫征途,谁知沉浮?掌生死,破轮回,踏破诸天万界,从此独步天下。九天十地,唯吾独尊。这是属于王者的热血征途,澎拜激情,血腥杀戮,一切……尽在书中!
草莓桃子快穿之保卫支柱大作战
由于越来越多的私人攻略组织,不顾规定强硬攻略世界支柱来谋取暴利,导致攻略结束后的小世界混乱不堪面临奔溃。 身为小世界管理处中攻略部的王牌攻略,苏染临危受命赶在非法攻略者之前攻略世界支柱,并在支柱生命结束之前保卫支柱不被二次攻略。 对此苏染表示加工资绝对要加工资! 不过陪攻略对象度过一生的感觉倒是意外的不错~ 无cp,攻略对象可能是男主男配也可能是反派,说是快穿可能比较慢。 绝对不坑。 一天一更,偶尔有事没更一定会补上~
老陶仙殖记
乱世争雄,强者浴血。大道万千,弱者跪伏。萧家二郎意外服下神丹,神魂觉醒,强势崛起。天下尽入手,三界谁人敌?孤身执剑,一剑问苍穹。
单瞳七界诛神
无名少年背一世悲苦,尝万心孤寂,看他如何走出困境?得天地玄功,身兼阴阳二气,化天地元力,看他如何开创新的修真天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一段修真界不容的禁忌师徒情缘,看他如何打破束缚?盾地形深渊,飞腾九天之上,遨游星海,封六道之君!单瞳提示:vip章节更新提示,早上九点之后开始更新,上午两章,下午一点只有还有一张!正常更新1万2千字,如有爆发,另行通知!
七来至尊丹心
方凌带着丹心,重生到五十年前。除了保护将被人害死的母亲,狠狠践踏过自尊的大户之女等着他去收拾,前世深爱他的少女,需要他去抚慰。苍山门除了洪荒观想图,门主还有个白富美女儿……丹心在手,天下我有。人生再来一次,方凌誓要弥补一切遗憾,踏上双修至尊之道。
未知绝妃善类:王爷,不可以
她是21世纪穿越而来的特工,她是沈府痴傻主子。 两者相撞,她踹渣男,打渣女,建势力,收小弟无所不能。 当扮猪吃老虎的她碰上叱咤风沈的邪王,沈傲雪表示男人这东西太麻烦,她根本没那个心思去惹。 “呵,不就是一颗破珠子,至于穷追不舍么?” 墨君临步步靠近将人逼到墙角,看着那双忽闪的眸子邪魅勾起她的发丝:“宝贝,欠了本王的债就得肉偿,本王可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香笼草乱世节妇
穿越为十四岁的美貌小娘子,却是一名死了未婚夫的小节妇,上有严谨古板的婆婆、下有刁钻弟妹。后面是烽火四起、前方是祸结兵连。咱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在乱世中活出精彩、与幸福。好不容易让婆婆疼、弟妹敬,原本埋土荒野的夫君却带着样貌与心机并存的小三归来。是可忍孰不可忍!小节妇要翻身作主人。哦,那什么,高傲冷俊的你,就是你呢,别在那孔雀开屏了,姐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紫雨馨月被灵力支配的少年
【2017灵异中元祭泛题材征文】参赛作品
月千重总有人以为我是断袖
苏卞,二十五岁,直男,性冷淡。 对女人无感,对男人没兴趣。 某天,他穿越到自己妹妹写的耽美文里。 变成了书中最臭名昭著的死断袖。 CP:万人迷性冷淡直男受X只对受发♂情的妖艳贱货没节操攻 【此文bug多,瞎写,看不下去吐槽一条右键点×。】 【小学文化,没文笔,各种BUG。】 【滚!我没有你这个逆徒】 厌男症孤僻大神师父受 淡定腹黑不要脸大神徒弟攻 徒弟又在上女号骗师父了 【宿主疯了[快穿]】 013身为系统,平时为宿主提供服务。 它尽职尽责,恪尽职守 经常化成人形帮助宿主 然后它发现 它这次的宿主竟然在打它的主意?? ↓↓作者的专栏传送门↓↓
点云x叶王的无限
叶本为青,王欲成帝。我是叶王,一个正在被追杀的二流杀手,本以为我的人生就会到此结束,直到朦胧之间,耳边隐隐传来一句话“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叶王的无限之旅正式开始,开局就开启基因锁的叶王会在无限世界掀起怎样的风浪呢?第一个世界《英雄本色》云虽一点,却可遮天。
大漠荒颜传奇江湖羽衣曲
她没有如花容貌; 她没有绝佳资质; 她没有美满家庭; 在纷繁的江湖道中, 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之辈。 她拥有一颗纯真淳朴之心, 拥有至善至美的内心世界。 所以最终赢得了整个武林。 一个人的寂寞江湖。 简单,复杂。 人心,人性。 风起云涌。
大漠荒颜传奇江湖羽衣曲
她没有如花容貌; 她没有绝佳资质; 她没有美满家庭; 在纷繁的江湖道中, 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之辈。 她拥有一颗纯真淳朴之心, 拥有至善至美的内心世界。 所以最终赢得了整个武林。 一个人的寂寞江湖。 简单,复杂。 人心,人性。 风起云涌。
壹朵花重生之皇贵妃吉祥
版本一:董珏说:如果上天再赐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跳水救人,但也不会见死不救。 她会选择打110。 版本二:落水后一觉醒来,董珏发现她悲催的重生,而且还穿到了一个不得宠的贵妃身上! 不仅如此,皇帝似乎还很讨厌她,三番两次进了冷宫不说,还差点洗脖子送死。 经过无数险境之后,董珏大彻大悟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活命就得获宠,想要获宠就得把皇后扳倒! 本文宫斗,你斗我也斗,逗逗更健康。 【亲们!作者有时候抽风,不抽风的情况下是日更!……】 因工作的事情忙了一年多,我又回来继续更了!亲们,么么哒~
岚冉鸢妻令如山:老公大人快臣服
一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韩家小公主, 一个是面冷心热智商爆表的袁家二少爷, 俩人因一场乌龙相遇,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且看迷糊爱娇的小公主如何拿下冷酷无情的袁二少! 前方高能,请单身狗绕行~ 啊喂!说好的冷酷二少为什么变成了宠妻狂魔了,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么?
莫竺轩重生之仙临天下
第六百一十九章飞升灵界(大结局) 转眼间就是第六道劫雷轰击而下,这第六道劫雷比之第五道劫雷又强大出了许多,楚云感觉到第六道劫雷散发出的毁灭气息,心中生出了极其危险的感觉。wWW。qb5、cǒm 第六道劫雷是一道黑sè的天雷,为黑sè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