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趣轩 > 都市言情 > 同桌凶猛 > 同桌凶猛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您正在阅读作者:柳下挥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同桌凶猛》第一百四十章、纸人!

  “认识啊。”孔溪笑着说道。

  “你们怎么会认识呢?你和陈总监又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有些人啊,莫名其妙就认识了,走着又着又散了。说不定在某一个拐角,又一不小心撞了个正着。”

  “这是宿命论?”汤大海愣愣的问道。

  “是的,宿命。”孔溪看了陈述一眼,点头说道。

  “照你这种说法,那陈述和我认识的更早了。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陈述都救过我的命。那得修多少年?”

  “汤大少还真是好胜呢。”谢雨洁有些不满的说道。自己还想从这个死党嘴里挖出一些深料呢,毕竟,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个心高气傲极少和异性往来的爱情绝缘体闺蜜对待陈述的态度有些异于常人。可是两人之间相识日短,以前更是不曾有任何的交集。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又怎么会有无缘无故的爱呢?“那么多次回眸,你就不怕把脖子给扭断了?”

  当然,现在人多眼杂,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寻找良机再好好「逼审」一回。

  “那当然了。”汤大海一脸骄傲的模样,说道:“好胜心是成功的基础。”

  “那就祝汤大少早日成功吧。”谢雨洁把手里的一幅装裱好用牛皮纸包裹起来的画作递了过去,说道:“开业礼物。”

  “就送这个啊?”汤大海有些嫌弃,说道:“是不是想着就要过来了,随手就在白纸上涂抹了几笔,然后就当作礼物送出来了?我说啊,你们这些作家画家都忒小气啊,送人礼物不是送书就是送画,反正都是自产自销,连个淘宝下单环节都省掉了。”

  “要不要?不要我收回去了。”谢雨洁被气坏了,就想要把画给收回去。

  “要。当然要了。”汤大海一把抓住画框,说道:“你们越是小气,我就越是要收下你们的礼物。就喜欢看你们心痛的样子。”

  “汤大海你还真是……”

  “你想骂我贱是不是?”汤大海指着陈述,说道:“我能贱得过他?”

  “贱不过。”陈述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

  孔溪和谢雨洁彼此对视一眼,都有种「我们为什么要和这种人为伍」的羞耻感。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别人不会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样的人吧?

  好惊慌!

  汤大海拆开外面的包装制,说道:“看看你画得是什么。”

  外层纸打开,里面是一幅阳光下绚烂绽放的向日葵。

  “向日葵?”汤大海的视线转移到谢雨洁的脸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向日葵?”

  孔溪也颇为惊讶的看了谢雨洁一眼,别人或许不知道,她心里是清楚的。这幅向日葵是她致敬梵高所画,也是自己整体风格的一次改变和突破。

  一般「试水作」是不会轻易赠人的,因为那代表自己的心境和笔法都不够成熟。或许画作中还有很多瑕疵,留待下次作画时进行修正。

  可是,谢雨洁却将自己耗费了数个月时间的《向日葵》送给了汤大海……

  这代表着什么?

  孔溪知道,或许面前这个整天嚷嚷着「不爱」「不婚」也「不生」的女人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谢雨洁没想到汤大海这个家伙当场就把自己赠送的礼物给打开了,这让她有种将心事暴露于最好闺蜜面前的羞涩感。

  避开孔溪的眼睛,谢雨洁很是鄙夷不屑的说道:“谁知道你喜欢向日葵了?就是恰好画完了……顺手就卷了送给你。”

  像是在向汤大海解释,更像是在向孔溪解释。

  汤大海招来助理,说道:“挂在我的办公室。”

  “好的。”助理答应一声,抱着画就准备离开。

  “等等。”汤大海又招手把她唤回。说道:“把画放在我办公桌上,一会儿我上去看看挂在那里合适。”

  等到助理远去,汤大海笑呵呵地看着陈述,说道:“他们哪里有咱们这样的格调?怕他们眼光不行,胡乱找个空白地就挂了。”

  “画是你的,人也是你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陈述耸耸肩膀,无所谓的模样。

  “陈述……”谢雨洁一脚飞起,就要踢向陈述。

  “哎,好好说话,你别动手打人啊……动脚也不行……”孔溪在中间劝说。

  来找孔溪寒暄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想要找孔溪要签名,孔溪顺手就签了。有人找孔溪要合影,孔溪也没有拒绝。当有人还想要孔溪的微信号的时候,小助理郭旭冉站了出来。

  郭旭冉把一个备用手机交到孔溪手里,孔溪彬彬有礼的和那几个想要加微信号码的「宾客」互加好友……当然,这个手机大部份时间都在助理手里,你的信息孔溪大概是看不到的。

  这是大人物的常规操作。

  典礼结束,宾客各自散去。

  孔溪还有行程要赶,便在陈述和小助理的陪伴下一起离开。

  谢雨洁也要回去,她的画室距离这里非常近,走几步就到了。

  “我送你。”汤大海追了上去,出声说道。

  “不用了。”谢雨洁拒绝,说道:“前面就是。”

  “就是近我才送送。”汤大海咧嘴傻笑,说道:“要是太远我就不送了。”

  “……”

  两人并肩行走,沉默无声,一下子也都失去了聊天的话题。

  一直走到谢雨洁的画室门口,谢雨洁停下脚步,说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好的,那你快进去吧。”汤大海笑着说道。

  “那件事情你和家人商量的怎么样了?”谢雨洁出声问道。

  “什么事情?”汤大海一脸茫然。

  “订婚的事情……上次不是说过了吗?让你回去告诉父母婚约取消……”谢雨洁有些生气。上次吃完晚饭,汤大海送她到画室门口,她对他说过这样的一番话。没想到这个家伙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实在是太可恨了。

  “哦。原来是那件事情啊……”汤大海恍然大悟。

  “你说了?”

  “没有。”

  “为什么不说?”

  “当初我想阻止订婚的时候,你没有说话。现在你想取消婚约,就想让我说话?没门。”汤大海义正辞严的说道。

  “……”

  机场。VIP休息室。

  苏音正喝着果汁看着美剧的时候,张琳接完电话走了进来,说道:“小音,有个事情得和你说一声。”

  苏音看到张琳脸色严峻,问道:“琳姐的表情这么严肃,难道是我又被人黑上了热搜?是我被富豪包养了还是又多了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一个私生子?”

  “……不是。”张琳赶紧出声否认,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的小脑袋瓜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啊?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媒体不整天报道这些吗?我还能想些什么?”苏音一脸淡然的模样,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孔溪去参加萤火虫的开业典礼了。”张琳说道。

  “去就去呗。”苏音无所谓的模样,说道:“她有那个时间,想去哪里去哪里,关我们什么事情?”

  “我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张琳出声说道。“上次汤大海去找咱们的时候,不是说他们去找过孔溪帮忙,结果被孔溪给拒绝了吗?”

  “是有这么回事儿。”苏音点了点头,说道:“那又怎么样?和孔溪去帮萤火虫站台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当时孔溪拒绝别人的求助,大家相处的并不愉快才是。为何她这个时候跑去给人站台呢?萤火虫又不是一家多大规模的公司,而且双方又没有什么合作基础……我们送个花篮过去就已经是很重视他们了,孔溪那样的身份地位,用得着自己亲自跑过去?”

  哗啦…..

  苏音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手里捧着的橙汁也喝不下去了,她瞪大眼睛看向张琳,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我们被他们欺骗了。”张琳轻轻叹息,说道。眼前的这位姑奶奶自然是极其聪明的,但是,就怕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更何况那些人要是合起伙来,她一个人哪里会是对手?

  “你的意思是说,汤大海知道我和孔溪关系不和,所以故意在和我谈判的时候说了那么一句……为的就是激起我的逆反心理,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和孔溪掰一次手腕。结果我再一次被他们给套路了?”

  张琳小心翼翼的看了苏音一眼,担心她受到这连番打击心理承受不住,低声说道:“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也许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据说孔溪是由陈总监陪着一起去的。”

  “如果汤大海当真和孔溪有芥蒂,孔溪用得着去理会他们?”苏音面罩寒霜,冷笑连连,说道:“这个汤大海,面相看起来很老实,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心眼呢。”

  “也不一定是汤大海想出来的。汤大海应该没有这样的心思手段……他要是有什么心思手段,以他的身份背景,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就是一个播音主持了。”

  “难道是孔溪?”苏音银牙紧咬。

  哐……

  苏音把手里的果汁瓶拍在面前的小几上面,杀气腾腾的说道:“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陈总监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张琳在旁边提醒着说道。

  苏音摇了摇头,说道:“应该和陈总监没有关系,当时我要用李如意,他是大力反对的。”

  -------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

  ------

  汤大海嘴里哼着这首《白玫瑰》,脚步欢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伸手摸了摸那尊瓷马,那是孔溪送来的礼物。

  骏马呈现奔腾之势,手工很好,颜色明丽,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又捧起那幅《向日葵》,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好看。

  “没想到行走的奢侈品展示柜当真是个画家呢……”

  “既然这样,为什么第一次见面要以那样的形象示人……难道她还没有见过我就讨厌我?和我一样?”

  “嗯,这幅《向日葵》画得真好,和梵高差不了什么……”

  -------

  汤大海把画框放在左边墙上比划,然后摇了摇头,这里有个书架,向日葵挂过去显示不出它独一无二的耀眼。

  汤大海把画挂在右边墙壁上面,再一次摇了摇头,这里又空旷,显得这幅画孤零零的太过单调。

  背后是不能挂的,后面就是落地窗,挂在窗户上像什么话?

  汤大海想来想去,就把这幅画挂在了正前方的墙壁上面,自己工作累了的时候,一抬头就能够看到它的存在……

  当然,它也可以时时刻刻欣赏着认真工作的自己。

  是谁说得来着?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惊呼的声音。

  汤大海打开窗户,出声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板……”公司正在收拾现场的小姑娘们聚集在一起,满脸惊恐的看着小院的正门口。

  在那里,一个红红绿绿面目滑稽的纸扎小人正在熊熊燃烧。

  那是送丧时用的纸人。

与同桌凶猛相关的小说推荐

淳汐澜庶女的生存法则
本文系纯正种田文,就是家长里短的事儿。系架空,历史参照明朝中前期。 现代女生活在古代,想要在内宅里生存,可不是喝两首曲子,剽窃几句诗就可以傲啸群英。想要在内宅里生存,别以为穿越女就厉害无边了,还是先乖乖学习了古代生存技巧再说吧。 好不容易在古代混了个熟脸,也积了些“人脉”,也费了些周折订了门不上不下的亲事,原以为三品家的庶女混到这模样已算不错了,也不会再丢现代女的面子,就在这时候,命运又来捉弄她……
眼皮哥儿几个一起混
退役后他重返故乡和昔日朋友重聚,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短短几年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恰逢跨世纪的他聚集昔年好友开始了新的人生,在时代的浪潮中他带领这一众死党混迹社会,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他们从中也得了不凡收获,从默默无闻到叱诧风云他们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心碎梦思迁化仙
化仙的简介:草木为灵者,百年养精,千年诞念,三千年方可幻化人身!远古大战之后,人族昌盛,妖族没落,灵兽亿万却无化形之妖……东灵大地,剑祖霸世。南环之地,木家纵横。西陵险地,残妖广布。北寒极地,冰魔封帝。升仙殿雄踞中天灵地一统天下,七彩升仙桥凝聚人间仙脉,掌控升仙之事!升仙难,成仙难,化仙更难……且看一个身世如迷的少年,如何在这大争之世,走出属于他的仙路……(更新时间,每晚六点,七点!!)
子语子语阴间棺材铺
我开了一家棺材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客人,他隔三差五就来买一口棺材。 旁边寿衣店老板让我提防点,说他可能买的不是棺材,而是我的命…… 第二天 他死了
午后柠檬茶萌妻撩火:总裁大人,我不约
“住手,疼!”娇妻怕疼怎么办?总裁大人手一挥,那就疼她一辈子。 被问及老公的优点,季颜含笑回答,善解人意。回到家,老公纠正她,错,是善解人衣。自从遇见楼少扬,季颜知道了什么是表里不一。众人眼中的禁欲男神,私底下却是个嗜爱狂魔,日日夜夜对她纠缠不休。 季颜狂呼,我不要再被你欺压,我要翻身做主人。 楼少扬懒懒翻身,没问题,老婆,换你压我。
九华落影伯爵大人,天亮说晚安
一个单纯如白纸的女孩,踏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吸血鬼世界,牵扯出一个个隐为人知的故事!-----她,一个从出生就被注定了死亡时间的女孩,生活在自己的城堡,成为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据说,变成吸血鬼能得到永恒的生命,永远不死。不死,不想死,如着了魔般吸引着她。她开始四处寻找不死吸血鬼,她坚信,永恒的生命足以让他们融入社会,隐在人群。终于她找到了,“请让我变成吸血鬼!”男子妖孽一笑,“对我有什么好处?”她回,“
惜花泪腹黑总裁,驯养的小狮子
她以为一切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能随风而逝,又有谁人料想到,她不过是步入了另一个旋窝的深渊,走进另一场更深的纠缠。 那个拥有笑容可掬、明亮开朗,一心为她,护她的他,为了上一辈的恩怨……她注定对他歉疚一辈子也无法偿还。 心思细腻,桀骜不驯的他,她捉摸了十五年也无法探透出他一丝心思,仿佛是一道迷宫,当你用力去逃,你才发觉,你一直未曾离开过,除非他放手…… 他,能有
西兰花菜粥[猎人]杜鹃之心
重生流星街空有一身念力, 被美男捡回家苦苦单相思, 走运成为玛丽苏各种拉怪, 一夜回到解放前再次废柴。 下午茶,水晶猪蹄,她只想要安逸自在! 揍敌客,幻影旅团,她惹不起却躲不开! 男主伊尔迷,从伊而终,无NP支线。
华甄英雄难敌大小姐
第2章 十年前。\\wWW。qΒ5。com/ 三月末的永宁城,九街五围十一巷人潮涌动,妈祖庙前炮铳震天响,人们击鼓奏乐、演戏唱歌,献上五牲、五汤和十锦,祭奠妈祖诞辰。 <>
木木三大少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
主角穿越回1116年(宋政和六年)北宋京东西路东平府阳谷县的西门庆身上,正好看到王婆与潘金莲毒死武大郎,这点儿赶得可真好。招惹了杀神武松,真是要命啊!武松背后,还有宋江等黑道势力。西门大官人表示压力山大!此时,西北边境宋夏大战爆发,而北方金国崛起,在护步答岗大败辽国70万大军。1125年(宋宣和七年)金国将大举攻宋,乱世就在眼前。只有十年时间准备,西门大官人应该怎么办?
细无怦然心动:我的异装男友
身为男人,却喜欢穿女人的衣服,气死父亲之后,将自己困在一个小房间之内,不爱男人,女人也不会看上他,他觉得他会孤苦一生,但是他遇见了她……她智商高,但是却很是粗线条,在警察父母的影响下,勇猛无比,当看见他相片的那一刻,不哭,以后,我来保护你,她如此想着……
离情记魔教教主太妖孽
传闻魔教教主癸步月一夕之间,踏平江湖八大门派,武林之上惨遭夷为平地。 血腥遍地,横尸无数。 江湖之上人人担惊受怕,彻夜不眠。 【生的一副妖娆容长的一颗无情心】 【不惧一朝生死灭最寒一袭红衣笑!】 本是一代魔教教主,却无意捡来了一个七岁女孩。 那时,情爱他尚不知为何物。 —————————————————————————— 黎小小性格活泼,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 一场车祸 现代的灵魂却注入了一个七岁的女孩身体中。 落入古代初见时,他一袭红衣惊为天人。 无意间发现,他居然是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教主癸布月。 一次落跑 门梁悬尸以示警告 再次逃跑 他妖娆一笑纤手微抬,小小经脉尽断。 那时,小小心中只是害怕。 ——————————————————————————— 小小偶遇武林人士,却被作武林群雄当是讨伐癸布月的武器。 铃铛哐啷作响,华轿姣丽,一袭红衣暗妖娆,救与不救?杀或不杀? 群雄四起,逐鹿争锋。他素手纤扬,招摇笑。 刹那,血海滔天。 他站在万千枯骨横尸之上,美的极为危险,若那九重地狱之下的索命修罗。 “小小,你若再想跑。天下人皆为你,葬。” ——————————————————————————— 【精彩片段】 帝王死,她将陪葬。 活人棺,忽被震开。 “小小,是我来迟。” 别人视他索命恶鬼,可在小小眼中,却美的直叫她想流泪。 “从今以后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不允许你再次心伤,我要夺得这一片天下,我要站于那万里巅峰,我要你立于万人之上再不受欺悔!” 癸步月妖娆容颜上,阴郁至极。 这是他第一次发火,而不是那令人发颤的笑。 踏皇宫、斩少帝、漫天遍血。 为她厮杀,双手擒血,只为换得她一生平安。 男主性格极度阴暗缺乏安全感 女主性格可爱活泼安全感最多 结局为喜 【作者满地打滚】【求收藏呀】-.-
久岚独占韶华
。 杜若在十二岁那年开始做奇怪的梦,后来她才知,那是她的将来。 梦里她睥睨群芳,贵为皇后,然终究是一场空。 幸好这一切还未实现,杜若心想,她决不能嫁给太子,她还得敬畏一个人。 因为最终,是他得到了整个天下。 阅读提示: 1,甜妹子VS闷骚皇帝。 2,乱世情缘,撩妹大全。 完结文: 这儿还有其他文,求收藏!
Lynn小七打来打去也不知道为什么
群居动物,指以群体为生活方式,在生活中无论进食、睡觉、迁移等行为都以集体为单位,彼此间相互关照,相互协助的动物。而人就是群居动物的一种,自古以来,从始至今……但人是否是最愚蠢的动物之一,从未有过标准,唯一能够参照的历史,亦是仁者见仁,相由心生。而作为人所在的环境,世间引用的最多的,就是染缸,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一群人的故事,或许也是一个染缸,缸里面,活着,就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怿暖我的痴儿夫君
她亲眼看着母亲倒下,血海深仇从此深埋于她幼小的心灵之中。被亲生父亲接回家门,却遭到后母与姐妹的欺辱,皇帝赐婚,她不得已成了一个痴儿的娘子,只要能报仇是痴儿但又何妨?状似无心却有意,殊不知,她却为一痴儿成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Luzi李位面红爹不好当
红爹一出!红娘跪安!………一位红爹的成长之路……………
凌立方仙踪浮影
神州大地,广瀚无边,物产丰富。中原大陆,地形奇特,有连绵千里的平原,有突入云端的高峰,有深陷地下千尺的深谷,还有十万大山。在这广阔的土地,生长有人类,有动物,还有妖物和毒物。本书主角为一名丹田被破失忆的男子,在一次偶尔的机会,他获得《众生经》,重新修炼。修炼路上,他遇到无数的朋友、知心女子,最终他将恢复记忆,那他又会有怎样的记忆呢?请关注本书。
染寒光九阳圣主
古有后羿射九日,今显金乌演九阳。冰寒冷酷的大师姐,纯情可爱的小师妹,妖艳多姿的魔女,仗剑行善的皇家公主……美女成群,猎艳无双。“我不想站在武道巅峰,只是在博爱万千之余,偶尔修炼一下罢了,哪曾想,你们实在太弱!”主角叶寒如是说。(耸肩)
岑小夕爱的倒序时
“我是想和你上床,第一次见面就想,今天想明天想后天也想,遇见你之后这一辈子都只想和你一个人做这件事”。这是苏颜听过最美的情话。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夜·情,也没想过他们会再遇见,茫茫人海中的邂逅究竟是冤家路窄还是缘分使然?因为姑姑的再婚让她与季远有了更多的牵扯,越想忘记越深刻,越想逃脱却越是逃不过。欲望与灵魂的叫嚣,权利与阴谋的碰撞,亲情与爱情之间到底该如何抉择?
千祜繁花尽时
繁花尽时 半人高
恒春苏贵妃
简洁版:穿成小说前三章就领盒饭的炮灰女,苏盼琴用了二十年终于在后宫中闯出一片天。 凌乱版:除了记得自己不要去吃原书中那盘毒糕点,苏盼琴表示其他情节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容貌清秀、家室普通的她,从七品御女到一品贵妃,每天要斗(种田)辛苦好。不过看在皇帝生的英武非凡,膳食又种类繁多的面子上,这一切她都忍了! 半种田的宫斗文,躲明抢防暗箭,认着做个好妃子! 坚持日更,时刻捉虫,欢迎跳坑!每天晚上九点半,真的不约吗n(*≧▽≦*)n
盛世清歌书中有女颜如玉
颜如玉穿进一篇披着万人迷的虐渣文,她不仅迷的是假人,还是被虐的那个渣。 幸好她穿过去的时候,自己还是个豆芽菜,她发誓遇到有点戏份的男人就绕道走。 可惜,头一个就遇到了书中她的前夫,这厮看见她就对她狂追不舍,并不是追求的追,而是追杀的追。 “你站住,我重生回来两个目标,其中一个就是把你扔进粪坑里溺毙,以报前世四顶绿帽之仇。” “壮士,住手!我帮你完成第二个目标啊!”
红尘一醉红尘
红尘多可笑,痴情叹年少,浮世几多娇,都求鸳鸯不老,谁人识,驻世留形灵山道,长生不老乐逍遥,谁怨人生难再少,个中三味谁人晓,修得大丹成,泽被万民阴功妙,飞升三界探玄理,潜入九幽役鬼神,斩妖除魔证大道,为国为民建功劳,却隐身名市中嚣,惟求天下好了。且看天上人间事,谁能笑红尘。
傲薇极品药仙
以次充好是我的光荣口号。以凡石换灵石是我的伟大梦想。无意中获得神秘空间,提炼废丹,还原法器、种植灵草,样样皆能。秦素素以最低等的通脉之体,利用空间坑蒙拐骗,低调中透着高调,谨小慎微,誓要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修仙之路,踏上那永生不灭的巅峰。
麝香石竹追妻成瘾:庄少溺爱成狂
他,酒店餐饮巨商的唯一继承人,却不思进取,终日流连于花丛;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明家大小姐,却纯真、可爱、呆萌。 当风流、冷硬的庄家少东、遇上纤尘不染的明家娇女,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可她却为了报恩,选择了青梅竹马, 更可恨的是她被竹马吃干抹尽后,还被晾在了一边……“明七七,凭什么你不肯嫁给我,还要霸占着属于我的一切?” “问你家庄老爷子去……”
潇湘伊澈萧傲天下之誓诛王朝
誓诛王朝,古代生活,加现代生活,她,挥手之间,头颅断,血迸流。刀光剑影险中生。试问:“一万余年的冷血争斗生活换来八十余载的温暖光阴,值得与否?”试看如何创就一番惊天动地的神话!...
小庞新妻上岗,君少请尝鲜
沈君圣是她的老板,是她的男人,是她的全部,同时,也是她最致命的毒药。他给了她温暖的家,给了她花不完的钱,也给了她最纠缠的宠爱。可,却偏偏又是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伤痕累累,甚至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痛彻心扉的少女,带着对他的恨意以及泪水,慢慢后退,消失于无尽夜色中。再次归来的妖女,绝望凶狠的眼神,笑意寒冷如冰。她一步步将他逼死,将曾经施加在她身上的伤痛全部还给他。她羞辱他的尊严,把他变成玩宠。曾经,他是魔鬼,现在,她才是真正的魔鬼!爱与不爱,都在一瞬间......
岁三武道修仙
原本江湖上的第一高手,后来机缘巧合踏入先天境界,武、道结合,开始了自己独特的修行之路......<;br>;两个书群号,欢迎大家加入,共同讨论修真、仙侠类作品:<;br>;2086319<;br>;32336459感谢地狱的鸽子兄弟提供!
癫狂如我修者修缘
这是一个古怪的世界,凡人想修道成仙,神仙则想得大逍遥; 人王坐拥天下,帝国疆域何止千千万,却难过美人关; 美人倾城,却红颜易老,离不得生死轮回。 少年修道,他却说:“我修的不是道,而是缘。”
笔下洞天武魂之颠
何为佛?何为魔?何为善?何为恶?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耐我何? 这世间若容我,便奉我为尊;若不容我,我屠尽这世间之人又如何? 怨气冲天,血染大地,我便是这世间的主宰,亦魔亦佛,亦善亦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