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趣轩 > 仙侠武侠 > 我是仙凡 > 我是仙凡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您正在阅读作者:百里玺写的仙侠武侠小说《我是仙凡》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苏氏丹药阁和薛式丹药阁之争,以苏老祖的一场震骇全城的月仙霖拍卖,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

  全城所有修士都知道,苏氏世家从薛家手中抢下了一块丹药行业的地盘,有了挣钱的营当,初步站稳脚跟。

  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四月过去,这场丹药之争也渐渐平息下来。

  但是,另一件大案,再次成为天阙城数十万修士瞩目的焦点,让天阙城内“硝烟弥漫”,杀气漫天。

  那就是李希、薛铁这两位天阙城无人不知修仙世家强豪子弟,在半年前冒犯了刚刚来到天阙城的苏老祖。

  苏老祖说他们俩,试图抢夺自己名下,即将结婴的两尊金丹妖将。

  他们俩自然是坚决否认,只是说自己带了大笔财货,去“重金买下”苏尘老祖名下的两尊寻常金丹妖将。

  此案可大可小。

  往小了判,买金丹妖将,则只是一桩买卖纠纷,处罚一些财货便行了。

  往大了判,抢准妖祖级妖将,那就是“欺祖犯上”的滔天重案,那是要被处斩的案子。

  此重案即将在天阙城的城主府,由郑司晨城主大人亲自主持公审。

  苏尘老祖、李青峰老祖、薛云山老祖,肯定会出场。

  城内的其他四大世家的老祖们,都将列席旁听。

  这桩案子的严重性,可比两家的丹药之争,重得多。

  要知道,通天皇朝,向来以皇朝律法,来维持皇朝统治的稳定。

  而所有的皇朝大律之中,十有八九是以保护元婴老祖的利益而制定的,以确保老祖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地位。

  凡是涉及到元婴老祖的案子,那是头等大案,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欺祖”之罪和“谋逆”之罪,是同等级的滔天大罪。

  郑大人要是正式将他们两人叛为“欺祖犯上”之罪,按照通天皇朝的大律,可以将李希、薛铁两名金丹修士当场处斩。

  就算是薛伯爵府和李府在天阙城拥有滔天权势,也救不了两大家族的这两位继承人。

  “啧啧,李大公子、薛大公子在咱们天阙城横行了上百年,从来只有他们欺凌别人,没有人敢惹他们的份。”

  “那是因为他们从不去招惹本城的其他老祖。他们敢招惹的,都是那些弱小的金丹、筑基修士。以强欺弱,自然是从不失手!”

  “这次,他们俩踢上了铁板,可算要倒霉了!谁让他们抢夺别人的金丹妖将,抢到了新晋的苏老祖身上。

  苏老祖年青气盛,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又岂是好惹的?他最近可是风头正健,连薛老祖、李老祖等都奈何不了他。”

  “不知道到薛老祖、李老祖怎么才能保住他们两家的嫡系传承人!他们肯定愁死了。”

  “依我看,一旦这件案子判实了,李氏世家的嫡系继承人颇多,实在不行可以弃卒,放弃李希,另选其他继承人。

  但是薛府就难了,薛铁可是一根嫡系的独苗。而且薛铁的老娘,薛夫人,可是圣灵州韦侯爵府掌上明珠韦大小姐。她岂会坐视独子被送命?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全薛铁,甚至去搬救兵。”

  “这注定是一场各出奇招,杀气腾腾的龙争虎斗!不知是苏老祖赢,还是李、薛两家能胜出。”

  “这次苏老祖是以一挑二,李、薛两位老祖肯定会联手反击。苏老祖根基太浅,恐怕是必败无疑。”

  “唉!苏老祖也算是对我等有恩惠。等几日,公审之时,咱们都去城主府看看郑大人会如何判这重案!”

  “行啊!”

  天阙城内的各个茶馆酒楼、青楼宴厅,热闹之处,众金丹修士们唾沫横飞的议论着此事,纷纷约好去城主府一看究竟。

  ...

  薛府。

  一群年青的世家子弟,兴冲冲的联袂拜访薛铁。除了李家没来,其他四大世家的青年子弟都来了。

  他们来到薛铁居住的庭院,却见薛铁身前桌子,摆放着一碗灵米粥和一碟子的灵萝卜制成的咸菜。

  “薛兄,怎么吃这种东西?这可是天灾之年,极其穷苦的低价修士才会吃的食物。”

  “莫非薛兄改口味了,吃腻了山珍海味,想尝尝穷苦修士吃的东西?”

  这群青年世家弟子都是震惊。

  薛铁见这群狐朋狗友出现,巴咋一下嘴巴,翻白眼,没好气道:“咱薛家没灵石了,只能以灵米粥、咸菜度日,我这已经三个月不知肉味了。几位兄弟有何贵干?可是要请哥哥我去醉仙楼吃顿好的?”

  众青年世家子弟相视一眼,差点忍不住喷笑出来。

  薛家就算再缺灵石,还能缺到薛铁这根独苗身上不成?

  肯定是被薛老祖给罚了,受了几个月的苦头。

  “薛兄,你身上不是还背负了一件重案么,眼看这半年之期,还有几日就到了,我们众世家子弟是来声援你们,商量对策!”

  “我等皆愿意,为薛兄作证,绝无欺祖之意!你只是想重金从苏老祖手里求购金丹妖将,无心冒犯而已。”

  众青年子弟纷纷道。

  薛铁轻哼一声,不屑道:“你们一群世家子弟的声援,顶个屁用啊,怎么不把你们家的老祖请出来说句话?他们一句话,顶你们一万句!”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尴尬,他们家老祖自然不能轻易出来说话,否则岂不是公然撕破脸,彻底得罪苏老祖了。

  他们相视一眼,连忙又问道:“那薛兄打算怎么自救?”

  薛铁却满不在乎,道:“我爹不久前闭关数月,已突破元婴中期,实力大涨一截。我娘刚从圣灵府回来,带回了不少好东西。有他们想办法,我担心什么!”

  “恭喜薛兄!薛老祖可是咱们天阙城八位老祖中的第一位踏上元婴中期的老祖,众祖之中,他的实力第一。”

  “薛老祖此番修为大进,威震天阙城。郑城主肯定会仔细斟酌考虑,从轻判案,不会为难薛兄。”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顿时信心大增,纷纷道喜。

  ...

  李府。

  李希最近几个月一直在闭关苦修。

  他没有薛铁那样的底气,天塌下来也不怕。他早已经服下手中的三件元婴机缘,不惜一切代价冲击元婴境界。

  他豁出去了。

  是死是活,在此一举。

  什么“欺祖犯上”之罪!

  只要他自己成了一尊元婴老祖,他和苏老祖那点纠纷,都不是事,郑城主顶多罚他赔点灵石而已。

  为此,短短三个月,李希连服下三株元婴机缘。

  第一件,让他金丹完美无暇。第二件,让他金丹凝结出婴胚,开了心窍。第三件,婴胚诞生第五窍。

  一举踏上准老祖境,这让他狂喜不已!

  婴胚已成,只差最后两窍。

  可见,他的修炼天赋是非常的出色。

  只要再来一件,最多不超两件,他踏上元婴老祖境就是妥妥的!

  李希的信心,不由暴涨。

  到那时候李府一门二祖,那是何等的威风,在整个天阙城和方圆数百万里地界,那可是独一份的尊荣!

  放眼圣灵州境内上百座大小仙城,一门二祖的世家也是少得可怜。

  那时候,就算苏老祖也不敢在轻易招惹他。

  这日,李青峰老祖从远方一处险境回来,负了伤,但是成功的给他带回来一件元婴机缘。

  这让李希大喜过望。

  连忙闭关,服下这第四件机缘。

  他在地突破婴胚的第六窍,但再也无法寸进,未能突破第七窍“天窍”。离真正的老祖境依然最后的差了一点。

  李希出关,不知该如何面对李老祖,满脸羞愧的道:“老祖,孙儿依然未能突破元婴境....都怪薛铁,把那滴‘月仙霖’给抢了。否则我若有此奇宝,现在已然突破元婴境,正式成为天阙城第九位元婴老祖!”

  李青峰老祖看了李希的修为,颇为失望,他冒险寻来的机缘依然未能助李希一举突破元婴,摇头:“罢了,只差最后一点点,机缘未到,这是天命。但不管郑城主如何偏袒苏家,你至少已经是一尊准老祖,比苏老祖那几个金丹妖将强多了。

  哼,苏老祖抓着此案不放,无非是想要凭借此案将我李府踩在脚下,以此确立苏家在天阙城的地位!他这是做梦!我们李、薛两大家族联手,定要将他打压下去。希儿,你准备一番,过两日,我们去城主府!”

  ...

  数日后。

  李府,李青峰老祖和李希准老祖,带上李家二千余子弟。薛府,刚刚晋升元婴中期的薛云山老祖、薛夫人和薛铁,带上薛家三千余子弟。

  两家一起汇合,五六千之众,气势浩浩荡荡,往城主府而去。

  薛府是天阙城万年家族,起起落落,根深蒂固。

  李家是五大世家之首,苦心经营千年,励精图治,门徒走卒不知凡几。

  他们两家联手,是何等威势。

  他们倒要看看,郑城主究竟是站在他们这势力庞大的本地家族这一边,还是站在孤家寡人的苏老祖那一边。

  其余四大世家的老祖和族人们,也纷纷一同前往城主府旁观。

  他们要看看,郑城主会不会“秉公”判案,是否偏袒苏老祖。

  ...

  苏尘在识海灵山内培养出一口化神级木葫芦之后,在半年之期即将到来时,提前三日出关。

  他出了闭关密室,便见到正在府内的阿奴。

  阿奴立刻跟他说了,这几个月的情况。

  苏氏丹药阁的生意有些回落。

  但这也是正常现象。

  因为苏家是做高阶灵药,数量较少,买的客人主要都是金丹修士为主。城内金丹修士大批购买高价灵药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掉这些灵药,短时间是不会再买了。

  薛家没敢再在高阶丹药方面,挑衅苏家的实力。

  一座新的苏氏炼丹坊也建起来了,雇佣了几名炼丹宗师,在炼丹。这些苏府名下的产业,各种经营琐事,她都能处理好,也无需苏尘费心。

  比较重要的,是白卜和毕方两妖的情况。

  白卜和毕方早已经不在苏府上,它们两个在数月前都悄悄出城,去了远方偏僻无人之地闭关,说是要冲击元婴瓶颈。

  苏尘立刻和他的分身白卜神识联系了一下,很快知道白卜、毕方两妖的动静。

  它们两个一起在数十万里外的一座雪山中闭关,到了最紧要的时候,估摸就在这几日能有所大突破。

  “对了。城主府郑大人那边,派了好几拨人过来询问,关于半年前的那桩‘欺祖犯上’一案,你打算怎么处理?还追不追究?”

  阿奴问道。

  这桩案子,很大程度也要看苏尘本人追不追究。苏尘本人要是都不想太过于得罪李、薛两家的话,那郑城主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我们去城主府一趟,见见郑大人和李老祖、薛老祖吧。”

  苏尘淡淡笑道。

  “嗯!”

  阿奴立刻乖巧的点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与我是仙凡相关的小说推荐

颖慧淡淡爱你,很美
能天长地久的爱情,其味道往往是淡淡的,如对方的微微一笑,就能滋润你干枯的心灵,那抹淡淡的微笑,像那天空中那飘荡的云彩,永远那么美丽,衬着蓝蓝的天空,淡淡的虹,是那幺宁静幽远。淡淡的爱,是那淡淡的红酒淡淡香,又如淡淡咖啡,浓浓的香淡淡的苦,若今世有爱,请慢慢的糅合,点点付出,多多体会,淡淡的爱……...
华丽淡紫青春折射
平凡如她,却得到了五个很是优秀男人的爱情。深爱不悔的他,青梅竹马的他,光芒四射的他,冷酷霸道的他,腹黑温柔的他……他们在她生命中如流星,划过,却留下恒星的温度,如何舍得放下。看平凡少女和五个优秀男人的惊世之恋。...
潇龙儿师父等等我
父母离异,男友背叛,最后得到一个白胡子老头的指点,穿越来到古代,她在穿越之前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拿掉她今生的悲痛,还她一个快快乐乐的蓝灵若!一件破衣服,十几个铜板,这古代怎么混呀?...
偏爱陌生人热辣小仙万人迷
她是天庭独一无二独管姻缘的仙女,却因为被玉帝青睐,而令王母忌恨,最终为逃脱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她只身下凡,游戏人间,本着无情无爱方无害的口诀独自逍遥,谁知这魔王不仅缠上她,还偷了她的心,最终居然还敢变心?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灰色的阳光月下花开
他和妈妈在小镇相依为命了十七年,妈妈的死去让他失去了所有,为了找寻妈妈的过去,他独自去陌生的城市读书。在新的校园中,他邂逅高傲的小蝶,温柔的叶籽,善良的小惜,最终,谁会让他打开心门,重获幸福生活?...
下玄月的天天心劫
经历人世,又有多少人记得,她卑微的名字。披上红妆,谁能看见,她受过的伤。朋友,爱人,王府,皇宫。异世之中—谁为谁卸下假面,谁为谁洗尽铅华。他们都爱着,同时都痛着。她的出现,就是他们的劫,也是他们的念。...
羽潆情爱之烟消云散
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但他却游于花丛之中。浓浓的雾未散开,待她在献出真心,把他当终身的对象的时候,他还有一个女人。她不过是百花中不起眼的一朵而已。可她还是期望会是他的唯一。没想到,得来的是他那句令她心碎的回答。...
开心爱情注定命运
哇靠!穿越落到一个美男怀里,事实马上告诉她,这是他老公!哈?笑死人了,问问哪个21世纪的知性美女愿意跟几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告诉你们,种马她不稀罕,姑奶奶出去找更好!嘿,号称她老公的男人干嘛跟着她?...
千错一诺无泪狂妃
本以为是天之娇女,没想到却是捡来的小可怜。为报恩,她嫁入他国却没想到遭遇了冤家。他的羞辱他的绝情,他的轻怜密爱,他的欲求不得,他的温柔深情。遭遇这些性格各异但都贵为天下霸主的男子,她该如何取舍?...
叶拭水爱你的十个夏天
傻傻爱一个人,就像走进一座迷宫,找不回过去的幸福或失落,触及不到永恒的边缘,不知不觉被困在这无尽的轮回里,没有开端,没有结局。...
慕容斐大王妃别想逃
她从一场婚礼逃到另一场婚礼,命运,让她此生摆脱不了情感的纠缠。他是骄傲不可一世的王爷,给了她无尽的屈辱,也给了她无穷的爱。“本王就是要侮辱你,侮辱你们慕家。”“你此生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就算你到了地狱,我也会把你追回!”那个近乎疯狂的执着者,爱她,却又伤害她。他是集才情与财富一身的风流才子,他,于她是一生的知己;但于他,她却是他一生不变的挚爱。“如若,我对你说出那三个字,你会作何选择呢?”她
林寂色七曜楼
她本是武林第一庄的小姐,竟化身江湖第一楼楼主,年少初见时,他是为她解毒的神医,再相见,他成了她的第一个恩客。两代深仇,血腥江湖,他们之间却已相隔太多!...
林寂色七曜楼
她本是武林第一庄的小姐,竟化身江湖第一楼楼主,年少初见时,他是为她解毒的神医,再相见,他成了她的第一个恩客。两代深仇,血腥江湖,他们之间却已相隔太多!...
紫白飞星朱门嫡杀
前世,她被所谓亲人爱侣利用殆尽,痛失爱子,更被白眼狼夫君一剑刺死!今生,她自地狱归来,血誓钧天:既然神灵无用,她便化身厉鬼,誓要仇人百倍奉还!前世的负心夫君想再次利用她?她就夺走他万贯家产,让他去做乞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文章爱,从未远走
本以为爱情早已远去,本以为早忘记那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本以为一切都变得云淡风清。可是在看到某个电影演绎爱情的瞬间,在品读青春文集的甜蜜文字的背后,在灯火阑珊处的蓦然回首时,你的心灵的某个地方忽然的被触动了,你的爱情之炫开始悄悄的舞动,原来,岁月带走的只是时间,爱,从未走远,往事随风深爱依旧……...
小陆同学雪舞回风
人人都说血冷了才能成为上乘顶尖杀手!但她却不以为然。遇到了他,她愿意付出所有。爱他,便会将他留在自己身边,保护他,不让他受一丁点的伤害,这是她永恒的信念,为他,即使杀人放火,打家劫舍,那又如何!...
上官莞尔相隔十年的春天
那场突如其来的又即刻消失的灾难始于13岁那个桃花烂漫的春天。它是幸福的开端。却以厄运的形式到来,平息,潜伏在十年后,又突如其来如潮水般将她席卷。...
遥言逃婚公主个个追
温柔帅气的阎王大人,让幸福现代女白乐乐二度为人,穿越成为骄傲的琥珀公主。但是自己却要被迫“嫁给一个侄子都已经跟她一样大的王爷”?明显就是个糟老头。为了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收拾行囊,逃婚,势在必行!“我,我帮你检查一下,就一下,你的心脏,好像有点不对劲……”听闻未婚妻逃婚,他不怒反喜。嘴角轻轻牵起一抹让人看不懂的微笑:“琥珀公主,无论是逃到天涯海角,本王一定会找到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豆豆妈名门千金被抛弃:薄情男人好嚣张
钱,要多少给多少,卡也是无限金额任由你刷,唯独孩子,休想!!本着没T,就不行事的原则,这个圈子里,唯独他是个例外。有什么东西,他会买不起,当女人冷道“你,买不起”时,冷到极点的男人微微扬起嘴角只是一抹冷笑............
夯夯抱着回忆过一生
明润的月光照耀着,r小院中一位温润如玉的少年弹着琴,r旁边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r绕着他愉快的唱着歌。r院外,一名小脸儿上残留着泪渍的小小女孩儿满眼期待的看着,r她羡慕他们,真的。r可是,只是一幕月下弹琴,便定了一世所向。r是她的异想天开,亦或是一段遥远的回忆?r...
沫之离嘿!我的恶魔王子
苏沫颜的美好人生终止于18岁那一年,因为之后,她遇上了萧夜。无论是考试,体育,剑术,马术,甚至是喝酒。让一向自称“独孤求败”的她当真连连败北。自此,她便和姓萧的结下了深仇大恨。唱歌,网游,跳舞。手铐,皮鞭,滴蜡!不管你是宵夜还是晚饭!总有一天,我苏沫颜一定要把你踩在我的35码小球鞋下!!...
一剪钟情火凰
【全文大结局】云苍澜,三岁偷看美男洗澡,一副美男出浴图震惊七国,六岁上学将夫子气晕,一首艳诗闻名两陆。他男女通吃,他抢亲纨绔,他被送“天下第一草包”名号。谁掩女儿妆,谁藏绝世学,谁惹风云变,谁惹美男殇她为了他的心愿暗中组建自己势力,为他夺天下。他为了天下,欲将她的家人除去,将她困在自己的金丝牢笼中。一朝诈死,世上再没了云苍澜,再回来时,她满身风华,让天地变色。她说:“火流云,我回来了,我回来让你做
霸霸猫失忆王妃再嫁
堂堂尚书千金,本该成为太子妃的,却一朝祸起,失去记忆,更被人怀疑失了清白?四国勾心斗角,天下大势,关她小女子何事?居然还派她为和亲公主,这个幕后的黑手,最好不要让她找到,否则,哼,她一定不会轻饶他!...
香草真情岁月之幸福家人
家,是我们年少时,拚命想摆脱,却不知已深深烙在了自己的生命中,中年时,又是我朝思暮想,不管身在哪里,总是急切想赶往的地方;家,就是你什么时候想起,心中会有柔柔的情在动,眼中有暧暧的泪会湿,常常在梦里徘徊的地方;家,不大,干净、舒适、温馨;家,更因为有父母,老人,丈夫、妻子、儿女、兄弟、姐妹……才填满了幸福!...
初夏赖定坏坏木乃伊
莫悠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吃好睡好玩好。r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遇到一只帅帅绷带控r——复活的木乃伊!r因为他,她莫名其妙被追杀!去个游乐场也会陷入生命危险!r因为他,她背负起“术士”的沉重命运,r自此游走于黑暗与光明间,手持利刃所向披靡……r伊利亚重生后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前世的爱人。r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对这么一个黄毛小丫头动心r——恨不得将她永远绑在身边寸步不离!r他控制不住自
鱼小晚极品狐妖抢妃记
她承认,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些所谓的不留名的好事。唯独做了那么一件顺手的事情,就是救了一只可怜巴巴的脏兮兮的‘小猫’,但就是因为这只小猫,却意外的进入了那个什么妖界。更是不幸的遇到了一只千年狐妖,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窝。她就这样的成为了众妖争夺的对象。...
无心娇娃雷霹重生:烈焰战神
落魄贵族的她浑身是谜,一朝出世,平凡女子驰骋魔武大陆,纵横三界,绝色男子,妖异女子,无不为之而痴恋疯狂。是谁?撩动她芳心暗许,又是谁?成就她盖世伟业。从来女子,只为情而生,而她,命运为她开启了另外一段惊艳传奇。r...
一剪相思美人拽拽:相公坏坏
本文已加入半价书库,欢迎订阅。雷文+搞笑+一女N男,轻松好玩。--------如果女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狗见狗追来,请不要惊讶!因为这是篇雷文!如果女主什么都会,什么都懂,能力超群,请不要惊讶!因为这是篇雷文!如果女主被很多人爱,每个老公都是美男,哦,亲爱的读者们,请不要惊讶!因为——这、是、篇、雷、文!轰天雷,惊天雷,天雷、地雷、手雷、鱼雷统统轰来吧!啊,让雷来得更猛烈些吧!---------
黄浩欣我的完美女友何雨晴
如果你的女朋友有着美丽的容貌、雪白的肌肤和姣好的身材……如果你的女朋友冰雪聪明、温柔体贴、对你的照顾无微不至……如果你的女朋友除你以外不曾爱过其他男人,对你一心一意、死心塌地……或者你不相信,但我女友真的如此完美。然而在完美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我所无法接受的大秘密……...
彬彬记忆长河之让爱幸福
人生种种,如果你认为那便是爱的话,你拿什么去爱?“爱”这个字很庄重,很神圣,爱不能轻易说出口的,真正的爱是放在心上的,一旦爱了,就必须要为爱承担责任,为爱去在城市里拼搏,给她城市里一个安身温暖的小窝,纵使你不能为爱倾城,也要有为爱去倾城的勇气和决心,这样,才会让爱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