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趣轩 > 仙侠武侠 > 我是仙凡 > 我是仙凡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您正在阅读作者:百里玺写的仙侠武侠小说《我是仙凡》531 半年之期已到,来战吧!

  苏氏丹药阁和薛式丹药阁之争,以苏老祖的一场震骇全城的月仙霖拍卖,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告终。

  全城所有修士都知道,苏氏世家从薛家手中抢下了一块丹药行业的地盘,有了挣钱的营当,初步站稳脚跟。

  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四月过去,这场丹药之争也渐渐平息下来。

  但是,另一件大案,再次成为天阙城数十万修士瞩目的焦点,让天阙城内“硝烟弥漫”,杀气漫天。

  那就是李希、薛铁这两位天阙城无人不知修仙世家强豪子弟,在半年前冒犯了刚刚来到天阙城的苏老祖。

  苏老祖说他们俩,试图抢夺自己名下,即将结婴的两尊金丹妖将。

  他们俩自然是坚决否认,只是说自己带了大笔财货,去“重金买下”苏尘老祖名下的两尊寻常金丹妖将。

  此案可大可小。

  往小了判,买金丹妖将,则只是一桩买卖纠纷,处罚一些财货便行了。

  往大了判,抢准妖祖级妖将,那就是“欺祖犯上”的滔天重案,那是要被处斩的案子。

  此重案即将在天阙城的城主府,由郑司晨城主大人亲自主持公审。

  苏尘老祖、李青峰老祖、薛云山老祖,肯定会出场。

  城内的其他四大世家的老祖们,都将列席旁听。

  这桩案子的严重性,可比两家的丹药之争,重得多。

  要知道,通天皇朝,向来以皇朝律法,来维持皇朝统治的稳定。

  而所有的皇朝大律之中,十有八九是以保护元婴老祖的利益而制定的,以确保老祖至高无上,不容置疑的地位。

  凡是涉及到元婴老祖的案子,那是头等大案,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欺祖”之罪和“谋逆”之罪,是同等级的滔天大罪。

  郑大人要是正式将他们两人叛为“欺祖犯上”之罪,按照通天皇朝的大律,可以将李希、薛铁两名金丹修士当场处斩。

  就算是薛伯爵府和李府在天阙城拥有滔天权势,也救不了两大家族的这两位继承人。

  “啧啧,李大公子、薛大公子在咱们天阙城横行了上百年,从来只有他们欺凌别人,没有人敢惹他们的份。”

  “那是因为他们从不去招惹本城的其他老祖。他们敢招惹的,都是那些弱小的金丹、筑基修士。以强欺弱,自然是从不失手!”

  “这次,他们俩踢上了铁板,可算要倒霉了!谁让他们抢夺别人的金丹妖将,抢到了新晋的苏老祖身上。

  苏老祖年青气盛,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又岂是好惹的?他最近可是风头正健,连薛老祖、李老祖等都奈何不了他。”

  “不知道到薛老祖、李老祖怎么才能保住他们两家的嫡系传承人!他们肯定愁死了。”

  “依我看,一旦这件案子判实了,李氏世家的嫡系继承人颇多,实在不行可以弃卒,放弃李希,另选其他继承人。

  但是薛府就难了,薛铁可是一根嫡系的独苗。而且薛铁的老娘,薛夫人,可是圣灵州韦侯爵府掌上明珠韦大小姐。她岂会坐视独子被送命?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全薛铁,甚至去搬救兵。”

  “这注定是一场各出奇招,杀气腾腾的龙争虎斗!不知是苏老祖赢,还是李、薛两家能胜出。”

  “这次苏老祖是以一挑二,李、薛两位老祖肯定会联手反击。苏老祖根基太浅,恐怕是必败无疑。”

  “唉!苏老祖也算是对我等有恩惠。等几日,公审之时,咱们都去城主府看看郑大人会如何判这重案!”

  “行啊!”

  天阙城内的各个茶馆酒楼、青楼宴厅,热闹之处,众金丹修士们唾沫横飞的议论着此事,纷纷约好去城主府一看究竟。

  ...

  薛府。

  一群年青的世家子弟,兴冲冲的联袂拜访薛铁。除了李家没来,其他四大世家的青年子弟都来了。

  他们来到薛铁居住的庭院,却见薛铁身前桌子,摆放着一碗灵米粥和一碟子的灵萝卜制成的咸菜。

  “薛兄,怎么吃这种东西?这可是天灾之年,极其穷苦的低价修士才会吃的食物。”

  “莫非薛兄改口味了,吃腻了山珍海味,想尝尝穷苦修士吃的东西?”

  这群青年世家弟子都是震惊。

  薛铁见这群狐朋狗友出现,巴咋一下嘴巴,翻白眼,没好气道:“咱薛家没灵石了,只能以灵米粥、咸菜度日,我这已经三个月不知肉味了。几位兄弟有何贵干?可是要请哥哥我去醉仙楼吃顿好的?”

  众青年世家子弟相视一眼,差点忍不住喷笑出来。

  薛家就算再缺灵石,还能缺到薛铁这根独苗身上不成?

  肯定是被薛老祖给罚了,受了几个月的苦头。

  “薛兄,你身上不是还背负了一件重案么,眼看这半年之期,还有几日就到了,我们众世家子弟是来声援你们,商量对策!”

  “我等皆愿意,为薛兄作证,绝无欺祖之意!你只是想重金从苏老祖手里求购金丹妖将,无心冒犯而已。”

  众青年子弟纷纷道。

  薛铁轻哼一声,不屑道:“你们一群世家子弟的声援,顶个屁用啊,怎么不把你们家的老祖请出来说句话?他们一句话,顶你们一万句!”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尴尬,他们家老祖自然不能轻易出来说话,否则岂不是公然撕破脸,彻底得罪苏老祖了。

  他们相视一眼,连忙又问道:“那薛兄打算怎么自救?”

  薛铁却满不在乎,道:“我爹不久前闭关数月,已突破元婴中期,实力大涨一截。我娘刚从圣灵府回来,带回了不少好东西。有他们想办法,我担心什么!”

  “恭喜薛兄!薛老祖可是咱们天阙城八位老祖中的第一位踏上元婴中期的老祖,众祖之中,他的实力第一。”

  “薛老祖此番修为大进,威震天阙城。郑城主肯定会仔细斟酌考虑,从轻判案,不会为难薛兄。”

  众青年世家子弟们顿时信心大增,纷纷道喜。

  ...

  李府。

  李希最近几个月一直在闭关苦修。

  他没有薛铁那样的底气,天塌下来也不怕。他早已经服下手中的三件元婴机缘,不惜一切代价冲击元婴境界。

  他豁出去了。

  是死是活,在此一举。

  什么“欺祖犯上”之罪!

  只要他自己成了一尊元婴老祖,他和苏老祖那点纠纷,都不是事,郑城主顶多罚他赔点灵石而已。

  为此,短短三个月,李希连服下三株元婴机缘。

  第一件,让他金丹完美无暇。第二件,让他金丹凝结出婴胚,开了心窍。第三件,婴胚诞生第五窍。

  一举踏上准老祖境,这让他狂喜不已!

  婴胚已成,只差最后两窍。

  可见,他的修炼天赋是非常的出色。

  只要再来一件,最多不超两件,他踏上元婴老祖境就是妥妥的!

  李希的信心,不由暴涨。

  到那时候李府一门二祖,那是何等的威风,在整个天阙城和方圆数百万里地界,那可是独一份的尊荣!

  放眼圣灵州境内上百座大小仙城,一门二祖的世家也是少得可怜。

  那时候,就算苏老祖也不敢在轻易招惹他。

  这日,李青峰老祖从远方一处险境回来,负了伤,但是成功的给他带回来一件元婴机缘。

  这让李希大喜过望。

  连忙闭关,服下这第四件机缘。

  他在地突破婴胚的第六窍,但再也无法寸进,未能突破第七窍“天窍”。离真正的老祖境依然最后的差了一点。

  李希出关,不知该如何面对李老祖,满脸羞愧的道:“老祖,孙儿依然未能突破元婴境....都怪薛铁,把那滴‘月仙霖’给抢了。否则我若有此奇宝,现在已然突破元婴境,正式成为天阙城第九位元婴老祖!”

  李青峰老祖看了李希的修为,颇为失望,他冒险寻来的机缘依然未能助李希一举突破元婴,摇头:“罢了,只差最后一点点,机缘未到,这是天命。但不管郑城主如何偏袒苏家,你至少已经是一尊准老祖,比苏老祖那几个金丹妖将强多了。

  哼,苏老祖抓着此案不放,无非是想要凭借此案将我李府踩在脚下,以此确立苏家在天阙城的地位!他这是做梦!我们李、薛两大家族联手,定要将他打压下去。希儿,你准备一番,过两日,我们去城主府!”

  ...

  数日后。

  李府,李青峰老祖和李希准老祖,带上李家二千余子弟。薛府,刚刚晋升元婴中期的薛云山老祖、薛夫人和薛铁,带上薛家三千余子弟。

  两家一起汇合,五六千之众,气势浩浩荡荡,往城主府而去。

  薛府是天阙城万年家族,起起落落,根深蒂固。

  李家是五大世家之首,苦心经营千年,励精图治,门徒走卒不知凡几。

  他们两家联手,是何等威势。

  他们倒要看看,郑城主究竟是站在他们这势力庞大的本地家族这一边,还是站在孤家寡人的苏老祖那一边。

  其余四大世家的老祖和族人们,也纷纷一同前往城主府旁观。

  他们要看看,郑城主会不会“秉公”判案,是否偏袒苏老祖。

  ...

  苏尘在识海灵山内培养出一口化神级木葫芦之后,在半年之期即将到来时,提前三日出关。

  他出了闭关密室,便见到正在府内的阿奴。

  阿奴立刻跟他说了,这几个月的情况。

  苏氏丹药阁的生意有些回落。

  但这也是正常现象。

  因为苏家是做高阶灵药,数量较少,买的客人主要都是金丹修士为主。城内金丹修士大批购买高价灵药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掉这些灵药,短时间是不会再买了。

  薛家没敢再在高阶丹药方面,挑衅苏家的实力。

  一座新的苏氏炼丹坊也建起来了,雇佣了几名炼丹宗师,在炼丹。这些苏府名下的产业,各种经营琐事,她都能处理好,也无需苏尘费心。

  比较重要的,是白卜和毕方两妖的情况。

  白卜和毕方早已经不在苏府上,它们两个在数月前都悄悄出城,去了远方偏僻无人之地闭关,说是要冲击元婴瓶颈。

  苏尘立刻和他的分身白卜神识联系了一下,很快知道白卜、毕方两妖的动静。

  它们两个一起在数十万里外的一座雪山中闭关,到了最紧要的时候,估摸就在这几日能有所大突破。

  “对了。城主府郑大人那边,派了好几拨人过来询问,关于半年前的那桩‘欺祖犯上’一案,你打算怎么处理?还追不追究?”

  阿奴问道。

  这桩案子,很大程度也要看苏尘本人追不追究。苏尘本人要是都不想太过于得罪李、薛两家的话,那郑城主自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我们去城主府一趟,见见郑大人和李老祖、薛老祖吧。”

  苏尘淡淡笑道。

  “嗯!”

  阿奴立刻乖巧的点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与我是仙凡相关的小说推荐

轩辕情儿腹黑首席太嚣张
丛孟雅本是参加闺蜜的生日会,却误进闺蜜哥哥高富帅乔向阳的房间。结果两人被家长要求立即结婚。两人婚后恩爱百般并孕有一女。哪知乔向阳突然变脸辱骂丛孟雅还出去鬼混。一气之下丛孟雅离家出走,五年后她带着萌女归来,居然发现他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腹黑老公太嚣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田中燕子豪门游戏:美羊羊玩灰太狼
富二代,你不是要花心吗?那就给你创造机会。勾引你,让大家看到你的兽行;找个女的满足你,不过又丑又老的;再找人满足你,不过他是男人——死丫头,你把我的霉倒光,身边的美女都吓光,那就用你来代替。纠缠你,吃定你——...
公子拾風血色人间
她自血中生,她被血滋养,天降血婴,她成了将军府三小姐,奴仆不耻。装疯卖傻,养精蓄锐,一朝翻身她成了璃阳国天女。她迷恋一个遥不可及的男人,为他不惜一切,却不知他待她的不同不过是阴谋背后的伎俩。一切只是场赌注,她爱的男人,爱她的男人,只为赢得她的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清小祀虐爱:总裁的偷心甜妻
“色狼,快放手!”少女怒斥,又不敢大声喊。“不是你脱了衣服在引诱我吗?既然说我色,那我就色给你看好了。”冥洛御欺身上前,一下子就将少女覆盖在自己身下。“混蛋,这里是女厕所,我在这里换衣服怎么了?”少女倔强地回答,紧紧咬着下唇。...
月夜朦胧穿越之浮萍如梦
那个给予她无限爱意的人,现在居然告诉她,这一切只是为了报复,因为她的父亲抛弃了他的母亲,所以他要让她尝尝同样的痛苦!..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只是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狠狠地坠落……原来就连老天也觉得她的命运是可笑的,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一切都结束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晓燕痴情总裁霸道爱
【全文完结】“亲爱的,我爱你,求你抱我,我好痛苦!”她媚笑引诱,只求解脱,男人压她入怀,嘶吼一声。“女人,惹上我会让你更难受。”春宵一度,她以为自己献身于心动之人,没想到却是惹上嗜血冷狮。事后,他摧毁她的骄傲,剥夺她的人生,破坏她的婚礼,害死她的骨肉,用虚假冷硬的面具掩盖邪恶如魔的内心,以爱的名义囚困她的灵魂。再婚当天,新婚之日,没有甜蜜缠绵,唯有痛苦折磨,“不,不要,饶了我吧!”她哭着求饶,可面
晓燕痴情总裁霸道爱
【全文完结】“亲爱的,我爱你,求你抱我,我好痛苦!”她媚笑引诱,只求解脱,男人压她入怀,嘶吼一声。“女人,惹上我会让你更难受。”春宵一度,她以为自己献身于心动之人,没想到却是惹上嗜血冷狮。事后,他摧毁她的骄傲,剥夺她的人生,破坏她的婚礼,害死她的骨肉,用虚假冷硬的面具掩盖邪恶如魔的内心,以爱的名义囚困她的灵魂。再婚当天,新婚之日,没有甜蜜缠绵,唯有痛苦折磨,“不,不要,饶了我吧!”她哭着求饶,可面
河清海晏七七先做后爱:豪门世婚
三年前,她相恋七年的男友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狼狈为奸,私奔苟合。直到有一天,他疲惫的对她说,“蒋歆瑶,我们离婚吧。”心,到底还是疼了。转瞬,她嫁给了他。年少时,谁没有爱错几个人?空等几场欢?绕了一大圈,也许才知道谁是自己的命中注定!...
卢小青妃情迷蒙
皇妃与驸马纠葛不清,中间隔着一个皇帝,还有一个傲慢和情欲癫狂的公主。他们如履薄冰,在皇权和爱情的漩涡里沉浮。后来,据传说。。。【昂空邀请驻站】...
明蓝风军婚,惹火烧身
几年前,当苏可遇到苏锦年,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追。当苏锦年遇到苏可,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几年后,他们却角色调转了。当男科女医生碰上某特种兵上校之时,他们会怎样激情碰撞?!...
明蓝风军婚,惹火烧身
几年前,当苏可遇到苏锦年,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追。当苏锦年遇到苏可,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几年后,他们却角色调转了。当男科女医生碰上某特种兵上校之时,他们会怎样激情碰撞?!...
红子小珂拒上龙榻:暴君的四嫁宠妃
美人倾城国,引来了各方人马的争夺。为了自保,她贡献了自己,一夜缠绵换来他另眼相看,用尽手段护她周全。谁知他嗜血无情只为天下,激情褪去,他一次次为她披上嫁衣,将她送进别的男人怀中。日夜的缠绵,区区的美人恩又怎比得过他的皇图霸业!...
多彩蒲香穿越妖界:蛇王宠后
明明带了个大美女回家睡觉,怎么第二天睡在床上的是金发花样美男?美男说他不是人!摇身一变——惊悚……青蛇呀!啊!马小铃救我啊!美男鄙夷一笑:有没有搞错,我又不是僵尸,是妖精。本姑娘躲啊躲,躲不过妖蛇步步纠缠,不小心将一颗心献了出去,却原来本是一场孽缘。终抵不过一次次血腥折磨,她灰心放弃,他却执意逆天而行!只是……啊啊啊!人家不要生一只满头小蛇的娃娃啦!...
十方花叶权色交易:宠妻独一无二
她是众人的心尖肉,她是京城圈的小公主,她是将黑道踩在足下的大小姐,她是他疼宠入骨的小宝贝!重生军门之家,刚满月就被貌如仙心似魔的小正太玩养成?也罢!可是他对她的要求竟只有四个字:无法无天!...
上官踏汐爱上我们的黑道王子
她们是冷血无情的杀手,她们是名门望族的千金,她们是黑道第一帮派的帮主,当她们遇到了他们,她们的命运走向了转折点汐汐是个学生哟,今年升初四,很多时候没有太多时间更要见谅哟,这是汐汐第一本小说希望大家多给些意见,多留些评价哟,谢谢!大家可以来YY唱歌哦,汐汐也会经常去哦!YY:17622666,汐汐创了个群:109373494,亲们可以加哦。...
不颠公子狼夫强爱:老婆乖乖让我疼
她,慕夜蓉,在天真烂漫的时候被狮城第一风流大少骗上了床,签下一纸婚约,将自己送进了狼窟。婚后,霸气测漏的帅老公居然把前女友领上了他们的婚床,把俏秘书推倒在办公桌上玩激情,夜场里更是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她曾叱咤风云,闺阁之中怎么能认输?微露香肩,款摆姿势,时常出现在他四周,撩拨他躁动的身心。他,卢哲翰,堂堂皇昕太子爷,自认玩遍狮城无敌手,面对如此娇情献媚,六十亿的票价还是值得的,那怕她小腹微隆,也让他
蓝月幽泪逃婚皇后
穿越好,金银财宝拿到手;穿越好,帅哥美男泡到手;穿越好,吃喝拐骗样样通;姐妹们,咱也穿了!不懂音乐,不懂经商,没关系!长了条腿傍着金库,玩转神秘世界!管他什么皇后,GOGO!搞笑无厘头,请亲们拿好纸巾不要鼻血乱喷哦^_^莫忘塞进书包,扔个金砖,HOHO!书迷请蓝月幽泪のfas群1:36739453群2:78314815敲门砖:狐狸QQ416720598(推荐:《王爷的独宠》《偷心小萌...
小白蛇王宠妻
她躺在宽大的床上,双眼紧紧地闭着,朦胧中,感觉身边有冰凉的气息以及蜿蜒蠕动的滑腻触感,覆盖着漆黑甲片的硕大蛇头悄然至她的脸旁。“啊”凄厉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她蓦地从睡梦中惊醒,入眼的是一张让人迷炫的俊脸,如同子夜星辰般魅惑人心的眸子里,温柔,宛如一种错觉,冷汗在她急促的喘息中滴落,他愤然揭开被子,门在他身后嘭地关上,只余下刺骨的声音“如果躺在我身边是一场恶梦,那你就死在恶梦里……”欢迎加入小白的企
墨殊皇妃不争宠
许淼淼(手执金碗):皇上,到本宫碗里来!皇上(傲娇扭头):你才到碗里去!许淼淼(狞笑威胁):你不过来,本宫可就要过去咯!皇上(低声嘟囔):淼淼就不能换个大点的碗嘛!“小小新娘,岁在单阳。颖而为后,以伴明皇。天应朝堂,是世呈祥。别有佞患,隐筹囿难。帝君无傍,王上势单。大志徐图,红粉作双。玄几思丝长,牧之时识况。天高云淡去,不见孤凤凰!”皇帝“你付出一世情深,我还你锦绣江山。”许淼淼。...
第一江山第一江山之男尊女贵
晋江后宫千千万,坐望良人将心盼。文案神马皆浮云,请阅三章试咸淡。NP算什么,我OP!在一个男子为尊,却女子为贵的奇怪世界,男子当权,女子纳夫。方小鱼借尸还魂,身负绝顶内功却不得亲近男色,否则功力尽失四肢皆废!这样的她,却身中淫毒!不忍就残废!所以万俟雅人,就算你是丹国二皇子,就算你是她前夫,也麻烦你给她滚!所以万俟容人,就算你是她师兄,就算你是丹国未来的王,也请你收起你的扇子不要调戏你家掌门!所以
三千繁花似锦重生之齐妃李氏
齐妃,李氏,汉军旗,知府李文烨女。雍正帝妃嫔之一。子三:弘昐、弘昀,皆殇;弘时,雍正五年过继廉亲王胤禩。女一,下嫁星德。重活一世再不奢求不属于自己的,四爷您那皇位爱给谁给谁去吧~臣妾就不伺候了~孩子们,跟你们皇阿玛say拜拜~本文明天入V,当天三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啊~朋友V文||自己的文...
明若晚倾邪魅CEO的贴身小蜜
苏煜承国际十强集团总裁,他冷漠无情,心思难测,桀骜不羁。蓝雪颜一个善良勇敢的小女人,五年前一场邂逅,让两个世界的他们的命运从此纠葛在一起。五年的蜕变,让她成青涩的女孩,蜕变成美丽大方且有充满了智慧的机要秘书。孰不知,爱情的种子,已然在心中悄然萌芽。当突然出现的未婚妻,苏母的各种阻挠,一对彼此有情的恋人,他们该何去何从……【从国庆后,本书一天两更,跪求订阅,求月票,求评论,月票多多,加更多多!亲们,
烨梓曼薄情首席的魅惑甜妻
【此文慎跳,完结部分为情节梗概,有机会补齐】第一次相见,他因为其他人的陷害强要了她,临走时丢下一句:“出来卖的,就该知道要承担怎样的后果。”第二次相见,她需要钱,他需要一个继承人,他轻轻挑了挑眸子,缓缓说道:“难道还要我帮你脱衣服吗?”他没认出她。第三次相见,她被公司人出卖,他帮她解围,可却只是因为不想人家碰他的东西。当无数次相见到结束那一天,她累了,倦了,逃了,他却怒吼:“陆米一,从第一次相见的
媉紫极网王暖樱
温婉的毒舌腹黑女,蕴于平凡中的强大和坚韧前十年,她是真田大宅中不见光的存在,活着.离开和弦一郎是支撑她的执念。后十年,终于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邂逅一生所爱,了结十年孽债,重逢失散亲人。虽然平凡,却也精彩。...
晓梦霜天红颜若雪GL
楚云汐,神秘混血儿,醒转于昆仑山的冰雪,却已重伤失忆。仓雪薇,冷艳狠绝的邪教女教王,操控吐蕃政权,觊觎统一西域。苏弥娅,本是中原名剑客的徒弟,却受控于神秘毒药,成为昆仑教的护教圣女。宗教图腾雪蔓花,蕴含怎样的两代夙缘三个女人,纠缠难解的爱情迷局西域女教王剑指中原,一场源于的千里追逐......
心裳我在时光深处等你
【心·出品】本文网络原名《目标已锁定》,出版名《我在时光深处等你》现已上市。结局比网络版多一点,部分情节有改动。爱我就点击下面收藏我^0^┏━━━━━━━━┓┣【收藏此文章】┫━━━━━━━━【文案】承诺,就是一个骗子说给一个傻子听的。○她在军旗下举起右手复诵军人誓词的时候曾暗暗发誓:那些为爱他而付出的所有,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总之这就是空军飞行员之间的爱情故事……他是她等了太久的一个梦
郝勺子逃爱之男欢非我所愿
(完结了,放心戳吧!)一具古尸的出土,上司性格大变,偏执极端,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才知是往世孽缘,他只能逃……穿越回千年前的古埃及,他要亲手阻断当年两人最初的相遇,至此再无瓜葛……但命运却是怎么都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以爱为名,缠绕千年的咒语,他该何去何从……...
伊盏腹黑少主闲凉娘子
“夫君,要是有天我也像隔壁镇的张夫人那样红杏出墙了,你怎么办?”把西墙给推了,再把东地买下来,修建花园,看娘子,没有墙可爬!出于纲常伦理出嫁,却被吃得死死的!没办法,谁叫夫君是条腹黑狼!打个呵欠,咱还是做个闲凉妻子吧!...